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激情

[男同][我叫何俊]



 
作者:不详


  我叫何俊。

  何俊﹐何俊﹐何俊之有?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GAY。常有人问我是天生的还
是后天的﹐我其实也说不清楚。

             (一)小伟的秘密

  说到第一次射精﹐就必需提到我的童年玩伴﹐小伟。

  小伟和我童年﹐也读同一班。阿伟他们家就住在离我们家不远﹐地势较高的
地方。我们从小玩到大。我也因为他而体会到射精的感觉。

  记得十二岁那年﹐小学六年级吧﹐放学回家时小伟又不和我同路了。我总觉
得小伟那几天怪怪的。连续一个礼拜都借故不和我同路回家。我显得有点生气﹐
就告诉小伟:“不要和我做朋友﹐你就直接讲啦﹐不需要这样子找借口。”

  “不是这样啦﹐阿俊。”小伟见我生气﹐心里也急了。忙解释道:“我跟你
讲﹐你可不能告诉别人。我到强哥店里去。”

  “去强哥的杂货店那里做什么﹐帮忙做工吗?”我听了小伟的解释后也不生
气了﹐倒觉得好奇。强哥是我们村里少数几个能读到大学的﹐因为放假没事的关
系﹐暂时回来村里﹐帮忙他父母亲打理他家的杂货店。

  “强哥那里……嘿……有不用钱的冰淇淋啦。这几天我都去吃。”小伟续说。

  “这么喜欢吃冰淇淋﹐我请你吃啦。还有噢﹐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免费的
东西。”我说道。

  “没有骗你啦﹐真的是免费。不信你和我去看。只不过我们也要给强哥吃冰
淇淋。”小伟说道。

  “什么我们要给他吃冰淇淋?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叫免费了。”

  “你听我说﹐强哥给我们吃的冰淇淋是真的冰淇淋﹐我们给强哥吃的冰淇淋
是我们小便的鸡鸡。前一阵子﹐我妈叫我到强哥哪里买鸡蛋﹐强哥带我进去他的
房间﹐跟我讲要检查我是不是长大了。强哥讲男孩子大了的时候﹐鸡鸡会变硬…
…”

  “鸡鸡会变硬有什么特别﹐我每天早上起床时﹐鸡鸡都是硬硬的。告诉你﹐
不要告诉别人噢!”我打断小伟的话﹐续而警告他别把我鸡鸡变硬的事情到处去
跟别人说。

  “不是这样子的。鸡鸡变硬后﹐会从鸡鸡哪里流出白白黏黏的汁﹐不是尿尿
噢。”

  “那你有没有?”我好奇地问。

  “有。强哥讲我们现在这个年纪就开始会流汁﹐但是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
流汁。强哥叫我脱光光躺到他的床上﹐就帮我弄鸡鸡。”

  “强哥怎么替你弄?”我接着问阿伟。

  “我也不是很清楚咧。每次强哥帮我弄的时候﹐我都很舒服﹐很爽﹐好像用
手握住我的鸡鸡……有时好像有摸我的奶头……哎呀﹐不知道啦﹐我有试过自己
回家偷偷弄﹐可是好像不行咧……最重要的是﹐我没有办法自己吸自己的鸡鸡。”

  “你应该不会告诉我﹐强哥真的把你的鸡鸡吃进他的嘴巴!!!!!”

  “是啊﹐强哥每次帮我弄到最后﹐都会把我的鸡鸡放到他的嘴巴﹐那个时候
是最爽的。强哥吃我的鸡鸡时﹐就好像我们在吃冰淇淋。我的鸡鸡被强哥吃不久
﹐我鸡鸡那里会好象要爆炸一样﹐然后我的鸡鸡就流汁了……要不要﹐我叫强哥
帮你弄﹐看你有没有汁。我看你就是还没有长大。”

  “去就去啦!你有汁﹐我就没有?我看我会流得比你多。”

               (二)射精

  就这样﹐我和小伟到了强哥的杂货店。强哥看到小伟带了我来﹐有点讶异﹐
然后很高兴地带我们进去他的房间﹐锁上门和窗户。小伟很有经验地把身上的校
服脱下﹐只穿着蓝色的短裤子躺到强哥的床上﹐双脚张地开开的等强哥。我也学
小伟﹐把上衣脱掉﹐站在床边看强哥怎么帮小伟弄。

  小伟有点兴奋地躺在阿强哥的床上﹐只见强哥的手在小伟的鸡巴来来回回地
抚摸﹐然后拉下小伟蓝色短校裤的拉链﹐小伟硬硬的鸡巴就从裤子里弹出来。强
哥用手握着小伟的鸡巴﹐上上下下地抽动着。

  我不是没有看过小伟的鸡巴﹐平时上厕所在小便池就曾瞄过他的鸡鸡﹐倒不
怎么样。但在强哥的套弄下﹐小伟的鸡巴大的出奇。红红的龟头﹐像一颗大蘑菇
般﹐在强哥环握的手心中﹐时而隐现﹐时而淹没。我仔细观察阿伟﹐除了鸡巴变
大﹐呼吸有点急促外﹐阿伟也没什么不同﹐也不知道他说的很爽﹐很舒服是怎么
一回事。

  强哥一边套弄阿伟的鸡巴﹐一边往我这边看﹐看我是什么表情﹐是惧怕﹑兴
奋﹑紧张﹑厌恶﹑害羞……我想我当初所表现出来的一定是两眼瞪直﹐一付不入
室的憨直样。

  “阿俊﹐你看小伟他多舒服﹐男孩子要常常这样弄鸡鸡﹐才会长大。如果你
不弄﹐等有一天阿伟长的比你大只﹐你不要哭。”强哥笑笑地对我说。

  “小伟他哪里有爽﹐没有啦﹐强哥你骗人。”

  “强哥不会骗你的﹐你看清楚。”说完﹐强哥一张口。就把小伟涨大的鸡巴
一口含进嘴巴里﹐整颗头开始在小伟的下体左摇右摆﹐上上下下地移动。小伟的
表情也开始有了变化﹐只见小伟细迷着眼﹐嘴巴微张﹐开始有点急促的喘息。

  过了不久﹐小伟的脸开始扭曲﹐喘息也更大声。小伟与强哥双掌开始互相紧
扣着﹐强哥还是照样用嘴吞吐小伟的鸡巴。忽然﹐“啊……”的一声从小伟的嘴
巴迸出来﹐我吓了一跳﹐忙对强哥说:“强哥﹐不要咬掉小伟的鸡鸡!!!”

  强哥用眼角瞟了我一眼﹐嘴角对我微扬﹐示意我不必担心﹐嘴巴不停继续上
下套弄小伟的下体。“噢……噢……强哥……噢……噢……吸……我……吸大力
……噢……”我听到小伟断断续续地说﹐也看到小伟真的是很爽﹐因为我发现强
哥现在已没有那么卖力地吞吐小伟的鸡巴﹐倒是躺在床上的小伟正用腰力不停地
把下体往上挺﹐用硬硬的鸡巴干着强哥的嘴巴。

  “阿俊﹐我没有骗你……强哥……吸……大力……吸我……鸡鸡……强哥…
…你……厉害……我……好……好爽……舒服……”

  “噢……强哥……要要要……喷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
见小伟大声一叫﹐身体忽地往上一拱﹐全身肌肉紧绷﹐双手和强哥双手紧握……
我知道这就是小伟说的流汁了。是很爽的﹐很舒服的。我看见强哥的喉头缓缓地
移动﹐好象把小伟的汁咕噜咕噜咕噜地吞进肚子里。

  “小伟﹐你今天流好多汁﹐很好吃﹐等一下给你两条冰淇淋﹐好不好?”强
哥舔舔残留在嘴角白白的液体﹐微笑地对小伟说。

  “好,强哥﹐现在换你帮阿俊弄。阿俊说他不相信流汁会很爽。”

  “好﹐阿俊﹐你有没有自己玩鸡鸡玩到喷出白白黏黏的汁?”强哥问我。

  “没有。”

  “好﹐阿俊﹐现在把裤子脱掉﹐内裤也要脱。”强哥温柔地命令道。

  “阿俊﹐你比小伟高﹐身体又比小伟结实﹐你看你自己的鸡鸡附近已经长毛
了﹐看来你的汁将会又鲜又浓。我现在帮你弄出来﹐帮你爽﹐但是你不可以告诉
任何人﹐尤其是你们的家人和老师﹐要不然我们大家都会有事。”

  我答应。

  “好﹐小伟﹐你有经验﹐你坐在床头﹐两脚张开。阿俊你上床﹐你是第一次
﹐你的头躺在小伟的下面……”我光着身子﹐挺着不知何时已翘的直挺挺的鸡巴
﹐带着冲满期待和兴奋的心情爬上强哥的床﹐我的头枕着小伟刚被口交的下体﹐
注视着趴在我张开的双腿间的强哥﹐看着我的鸡巴在强哥手掌的套弄下的悸动﹐
看着我的鸡巴慢慢地隐没在强哥温暖湿润的口腔里……

  藏在身体里十二年的精液就这样解放了。这就是我的第一次。

              (三)学手淫

  还记得当精虫冲脑﹐精堤崩溃的那一刹那﹐我也象小伟一般﹐拱起身子﹐嘴
巴大张地一口一口地喘气﹐在神志迷乱间﹐说出和小伟刚才一样的淫语。强哥说
我精浓味美。

  那一天﹐我和小伟拿着免费的冰淇淋离开了强哥的杂货店﹐相约明天放学后
共同的节目。

  我想大部份的人的第一次射精是打手枪打出来的﹐也许有些是通过梦遗。

  我的童子精是被吸出来的。被强哥吸出来的。我和小伟在那个青涩的年纪﹐
已经知道男生鸡巴的另一个秘密。

  对小伟和我﹐那是一个无法抗拒性方面的诱惑的年纪。

  之后﹐每天放学后﹐我都和小伟到强哥家﹐让强哥吃我们的“冰淇淋”。我
们后来才从强哥那里知道我们喷的这些汁叫精液﹐用手玩鸡巴叫手淫﹐或者叫打
飞机﹐用口玩叫口交﹑口淫﹐或叫吹喇叭﹑吹箫。星期六和星期天不用上课的日
子﹐我们都跟父母说到强哥那里温习功课而留宿在强哥家里。强哥家里很大﹐在
我们村里算是大户了。前面是杂货店的铺子﹐后边则有六间大房间﹐强哥喜欢清
静﹐一人就住在院子里最角落的房子里。

  强哥常向店员借口说教我们功课﹐和我们三个人关在房间里。在房间里﹐我
们都只穿内裤﹐把衣裤折好放在一处﹐把书本摊开放在桌子上。强哥告诉我们当
有人敲门时﹐赶紧穿上裤子﹐坐在书桌旁假装在读书。

  我和小伟就这样在强哥房间里享受着被强哥手淫和口交的快感。在那血气方
刚的年纪﹐新陈代谢快﹐往往我被吹的射精后﹐在一旁一边休息﹐一边看着小伟
被口交的模样﹐鸡巴就会不知不觉地又竖起﹐等到小伟泄精时﹐我又可以到床上
用鸡巴来把我的浓精喂给强哥。强哥就像是一部强而有力的吸精机﹐或是一头饥
饿的吸精兽﹐留恋在我和小伟两具青涩的下体间。

  刚开始的时候﹐强哥给我们俩口交。后来﹐强哥上网抓一些男生的精壮裸体
照﹑男生和男生拥抱接吻照﹐再来是一些男生替男生口交的色情照片﹐要我们一
面看这些照片﹐一面用手刺激自己的鸡巴﹐强哥要我们学会怎么通过手淫获得快
感。看着一具具健美的男性裸体在电脑荧幕上出现﹐裸男们个个挺着硕大的阳具
﹐我和小伟兴奋地搓动我们自己的鸡巴。记得当电脑荧幕上正出现一系列亚男口
交的照片﹐当我看到一个亚男被射的满脸满嘴的精液时﹐用淫淫的眼神和我眼神
交汇﹐通过这张照片所传达的GAY电波﹐我终于第一次通过手淫射精。

  那个时候﹐网际网络还没有现在普及﹐基本上无法抓同志电影。除了男男色
情照片﹐强哥也上网找一些色情故事﹐要我们看这些同志故事手淫。有些不会的
字﹐强哥就当场教我们﹐这也算是一种课业辅导吧﹐最起码﹐在那以后﹐我的中
文有明显的进步﹐认的字也比以前多了。强哥说﹐我们不能每次都看图片手淫﹐
要学会幻想。学会了幻想﹐在没有人﹐没有硬体设施的情况下﹐也能够通过手淫
获得快感。我的想象力比较丰富﹐往往都能够在色情文字的字里行间﹐看到赤裸
裸的﹐不加掩饰的激情﹐渐渐的已能够享受边看文章边手淫的乐趣。反观小伟就
没有那么成功了。

             (四)小伟学会口交

  接下来﹐过了大概一个月吧﹐强哥和小伟的性关系有了进一步的昇华。

  当我和小伟学会了手淫﹐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和小伟在强哥那里留宿。
半夜梦醒时分﹐在蒙胧间﹐我好象看到有个黑影跪在小伟下体处﹐看得不是很清
楚﹐但断断续续可以听到“muak……muak…。”的声音﹐就好象平时强
哥含着我们的硬硬的鸡鸡﹐和着口水﹐上上下下套弄鸡巴的声音。

  不知道是强哥又饿了﹐还是小伟又硬了。强哥常说我们这个年纪的精液叫童
子精﹐有养颜补身的效果﹐还叫我们在学校注意有没有个子比较高大﹐身材比较
健硕﹐发育比较早的男同学﹐好比篮球校队﹐田径代表之类的。有的话就把他们
带来杂货店。我和小伟只是听听﹐没有把强哥话放在心上。

  “嗯……对……就是这样……啊……小伟……对……做得好……用舌头……
舔鸡鸡的头……舔马眼……对……”

  是强哥在说话。

  当我从睡梦中意识稍醒时﹐在我脑海里马上出现的是——难道躺在床上的不
是小伟﹐而是强哥﹐那跪在那里吸鸡巴的不就是小伟吗。

  “噢……YES……嘴巴含着我的龟头……舌头沿着龟头转……噢。好爽…
…小伟……把我的马眼弄开一点……舌头对准马眼……用力舔马眼……手要动…
…小伟……你真聪明……一教就会。”

  天阿。小伟什么时候开始会吸鸡巴了???!!!

  虽然我俩平时被强哥口交的感觉很棒﹐但私底下小伟和我谈起﹐他都觉得鸡
巴很脏﹐那个精液的味道也不好闻﹐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强哥说精很补。如今的
小伟﹐在昏暗的房间里﹐就在我旁边买力地为强哥口交﹐是他自愿的﹐还是强哥
逼他的﹐想起来﹐那时的我觉得又害怕﹐又惊奇﹐又刺激。

  我静静地躺在一旁观察旁边的动静﹐他们俩压根儿不知道我已经醒来了﹐继
续干着嘴巴和鸡巴的活塞运动。

  忽然小伟站起来﹐把身子移到床头﹐然后对强哥说:“哥﹐吸我。”我感觉
到床头在动﹐稍稍睁眼在黑暗中一瞧﹐原来小伟双手扶着墙壁﹐把自己的阴茎从
上往下在干着强哥的嘴巴……

  打从那以后﹐小伟就改口叫强哥做哥哥。再过不久﹐大学开课﹐强哥也会城
里了。

  小伟个子虽然不是很高﹐但人挺清秀的﹐尤其是他那薄薄﹐性感的嘴唇﹐笑
起来﹐两个浅浅的酒窝。我也感觉到强哥对他也对我来的热情﹐替他吸鸡巴时也
特别的投入。我从来没有看过强哥的鸡巴﹐他替我们口交时﹐最起码都穿了一件
短裤﹐赤裸着上身。有时我们在强哥家留宿是﹐强哥都喜欢包包小伟。

  后来我才知道﹐就在那天的下午﹐小伟认了强哥做他的干哥哥。这事是后来
﹐隔了好多年小伟告诉我的﹐那时我们已经是中学三﹐四年纪的学生。小伟告诉
我﹐那个下午我不在﹐他和强哥相认时的仪式﹐就是把头埋在对方最隐秘的地方
﹐互相替对方口交﹐把对方的男精吞下。

  他不是觉得男生小便的鸡鸡很脏吗。为什么会去唅那边?我当时问小伟。

  小伟说他也不知道。只是那时觉得有股冲动﹐象着了魔似的﹐两个人赤裸裸
的爬上床﹐互相摆了一个69的姿势﹐一头就躜进强哥浓密的下体﹐张开嘴巴就
大口大口的唅住强哥的黑屌。也顾不上脏不脏﹐当时只想把强哥的精液吸出﹐就
像强哥平时帮我们吸的那样。居然结拜成兄弟﹐他好想身体里有强哥的东西。

  那天下午﹐强哥和小伟各自把精液射进对方的口里﹐也是小伟有生以来第一
次喝下男生的精液。两只大汗淋离的胴体在床上互相紧紧地拥抱着……

  结拜仪式结束。“超兄弟”感情由此开始。

             (五)我被小伟口交

  自从强哥会大学上课后﹐我们就必须解决我们的身体需求了。幸亏强哥教会
了我们打枪﹐自渎自愉的办法﹐我和小伟常常找机会两个人在一起玩鸡巴。

  在这渔村里﹐大部份的村民都是以捕鱼为生。小伟他家算是比较富裕﹐他家
不但有一艘渔船﹐还有一块胶笆﹐生活上还算过得去的﹐虽然那时树胶的价钱已
大不如前了。

  因为小伟的父母常要处理胶园的工作﹐小伟家里常没大人在﹐加上他三年级
的小弟读的是下午班﹐我们六年级读的是上午班(上课分成早上上课或下午上课)
﹐下午没人﹐我和小伟放学都到他家﹐玩起我们的秘密游戏。

  那个时候﹐我和小伟已经会互相手淫了。有一天﹐我们觉得自己玩自己的鸡
巴并不这么起劲﹐小伟忽然把全身上下的校服全托了﹐一屁股就坐到我双腿上﹐
面对着我﹐用他前端挂着淫水的赤红龟头碰触我的龟头﹐那一刹那﹐我有一股触
电的感觉。我只知道我的龟头非常敏感﹐但想不到﹐一粒敏感的龟头和另一粒敏
感的龟头碰触﹐那一种快感不是单纯的1+ 1= 2可以解释的。

  小伟接着把两根阳具用手握着﹐上上下下搓动﹐还用一只手跳抖我的乳头。
两根朝天的阳具象两座高耸的火山﹐一前一后的喷发了。浓浓的精液射在小伟光
滑的胸肌和腹肌﹐也喷到了我的校服上……

  那一天﹐我把校服留在小伟家﹐激情之后的善后工作﹐我马上把校服脱下来
清洗。我告诉我妈说把校服弄脏了。

  也不知道打哪一天开始﹐小伟替我口交了。映象中大概是小六刚考完会考吧
﹐记不清楚了。小伟他父母带着他弟弟到别州去探亲﹐小伟托故不去﹐那一晚他
家人不回来。我告诉我妈我去陪小伟﹐妈没反对。

  那一晚﹐我们不象平时战战兢兢的﹐我们把衣服脱光﹐象平时一样挑逗对方
的身体﹐在我们互相抚摸彼此的乳头﹐互相搓动彼此的涨大阳具﹐小伟把我按在
客厅的沙发上﹐把嘴凑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很煽情的话:“把你的精给我。”

  说罢﹐也不等我答应﹐就跪在我前面﹐岔开我的双腿﹐把我挺立的分身唅进
嘴里。自从强哥走后﹐我已没在试过让人口交的滋味了。当我的阴茎被小伟灼热
的口腔包围时﹐我先是一愕﹐但不到一分钟﹐我已开始按着小伟的头﹐在他口腔
里挺进挺出。

  虽然我们把门关了﹐但我不敢大声呻吟。

  我向来是比较被动的﹐人比较容易羞涩。我不会主动的去挑逗别人﹐通常都
跟着别人的举动。象我和小伟的性游戏﹐都是小伟主动出击﹐让他掌握着我快感
的节奏。

  我男身做爱是属于“闷哼型”的﹐也就是说我不随便说淫话﹐可是那一晚﹐
我好象很放纵自己﹐也许是没有大人在的关系吧。

  “伟﹐吸慢点﹐不要在吸我的lanjiao了……我不要这样快喷……伟
……不要……快……快……停。”不记得我说什么了﹐大概是这些吧。这些是后
来小伟替我口交时﹐我常不自主说的。

  可是到后来﹐“干……伟﹐你超会吸的……你才和强哥吸lanjiao几
天﹐就这么厉害……看我的lanjiao干你的嘴巴……”

  “你喜欢我的lanjiao是吗?喜欢就用力吸﹐看你有什么本事把我的
精吸出来。”

  “干……干你的嘴巴……干……好爽……”每说一声“干”﹐我都把臀部一
挺﹐把小伟的头向下按。就这样也不知道干了多少下﹐我把精液通过口腔射进第
二个男人的身体里——小伟。

  我还是觉得吸男人的鸡巴很脏. 以后的日子﹐都是小伟替我口交﹐我始终没
替他吹喇叭。他也没怎样。小伟是一个蛮能玩的人﹐可以玩很久才射﹐射不到半
小时又可以来第二回合。

  小伟有一些特别喜好的做爱姿势。

  一。是整个人背靠在我身上﹐感受我的阳具挺着他的背脊﹐我从后边环抱着
他﹐用力揉捏他的胸肌﹐抚摸他腹部和大腿内侧﹐如果他手累了﹐我帮他搓动阳
具。

  二。是平躺在床上﹐我就像泰山压顶似的压在他身上。那个时候﹐我们还不
懂什么是肛交﹐还没发现肛门的秘密。这种泰山压顶似的姿势可以算是两句胴体
最亲密的结合了。我挪动着我的下体让两支阳具作最大幅度的接触与撕磨。小伟
每次爽翻天时﹐都会用双手按着我结实的臀部﹐下体一挺一挺的﹐增加两具阳具
之间的压力来回应我。

  三。是69口交。在以后的日子﹐虽然我不常和小伟口交﹐但在阿立家时﹐
常看到他和阿立﹐还?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诎⒘⒓掖蚬さ牧礁雎砝瓷倌晖妫叮埂#ü赜诎⒘ⅸo以后
再说。)

            (六)阿立的GAY爸

  会考成积放榜﹐小伟和我也升上中学。这是一所可以寄宿的学校﹐为了省去
来回的麻烦﹐父母选择让我和小伟住校。在学校里﹐也许是会考的成积的关系﹐
小伟和我不同班级﹐我中学一年纪﹐小伟中学预备班﹐我们也住在不同的寝室。
基本上我和小伟不能再像以前那么玩了﹐最多也是在厕所里快速地互相手淫。

  寞然回首﹐又是东北风吹送的季节了。

  渔民们收起鱼网﹐平日繁忙的鱼村也闲下了。而我们也度过了一年的中学生
涯﹐放着长假﹐准备升上中学二年级。

  假期中的一天﹐小伟找上我﹐约我到阿立家。阿立是小伟的同班同学。和小
伟一样﹐他们是学校里田径队员。因为不同班的关系﹐平时我和阿立不是很熟﹐
只是彼此知道有对方这一号人物。原本我不想去阿立家﹐但小伟告诉我﹐阿立家
有“好玩”的。我一听有“好玩”的﹐就觉得事有蹊翘﹐带着好奇的心理﹐我终
于和父母说到邻镇同学的家中﹐隔天才回。

  阿立家在邻镇﹐搭公车大概要一个半小时至两个小时之间。那是一座大洋房
﹐有花园﹐有车﹐有司机﹐?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岸 2挥盟旦o一看就知道他家是做大生意的。后
来我才知道﹐阿立父母已经离异。父亲常出外经商﹐很少会待在家里。平时家里
除了阿立﹐就只有两位马来园丁——迪安和奥斯曼﹐再来就是一位马来钟点女佣
﹐不住在阿立家。

  那天﹐和平时一样﹐阿立他爸不在。阿立好象知道我回来﹐一点也不感到意
外。进了阿立的房间﹐阿立只把房门轻轻一按﹐就拿出一盒录像带﹐用房里的个
人电视播放给大家看。想当然﹐那盒片子自然是有颜色的﹐只不过让我兴奋的是
那时男男GAY片。那个时候男男GAY片并不常见﹐虽然我也不是第一次看到
男生和男生做爱的画面﹐只是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赤裸裸的男男激情。以前强
哥给小伟和我看的只是图片和故事﹐但现在看的则是一具具会动的躯体。

  我想﹐我当时的脸一定是红洞洞的﹐原来GAY片那么……好看。但是和别
人一起看﹐我始终觉得有点不自在。幸亏小伟是我认识的﹐倒不觉得有什么﹐但
阿立的在场﹐就有点让我不自在了。但﹐这是啊立家啊……

  这是﹐阿立他打破沉默﹐问我好看吗?

  我不置可否﹐轻描淡写地说OK啦。

  这时我发觉阿立房间的门没锁好﹐就匆忙起来把门上锁。阿立见状﹐连说没
关系﹐家里没大人。

  说起阿立﹐他虽然和小伟同为田径队员﹐但他比小伟高出一个头﹐身子也比
小伟壮﹐听小伟说﹐阿立在田径队里主攻跳高和跳远。阿立他的脚毛也比我们多
且黑﹐看得出﹐他比我们两个发育的比较快﹐想想初中生﹐哪会有这么多人会在
初中就长满脚毛的。但﹐仔细看啊立脚毛﹐倒觉得他的脚毛性感。

  “常看GAY片吗?”我问阿立

  “当然﹐我爸房间多着呢。”阿立说 .我有点愕然。“以后你们要看可以来
我家﹐我爸不会骂的﹐他自己也看。”

            (七)爸爸和迪安互摸

  “你爸喜欢和男生玩吗?”我鸡婆地问。

  “应该吧。你知道我家的园丁迪安吗?二十多岁﹐年纪比较大的那个马来人?
我爸回来是他常会帮我爸爸按摩﹐我爸可喜欢他的按摩了﹐他也帮我按过﹐很舒
服的。但是有一天﹐我回来时经过父亲的房间﹐看到迪安用手抓住我爸硬硬的l
anjiao玩﹐我爸好象没有穿衣服﹐靠着床头坐在床上﹐把脚张开开﹐给迪
安任意玩lanjiao。

  “其实我有听过小伟讲这叫打飞机﹐但是我以为打飞机是自己玩自己的la
njiao﹐我没想过男人也可以帮男人打飞机。”阿立说着。我和小伟相视一
笑﹐这家伙可还真单纯。

  “为什么你爸不关门?”我再次鸡婆地问。

  “他爸又不知道他会回家!”小伟替阿立回答。显然阿立已经和小伟谈起过
﹐毕竟他们俩同班。“那天学校运动会﹐礼拜五啊。下午就可以回家了﹐不用等
到礼拜六等舍监批准就可以回了﹐你忘了?”

  “那不是半年前的事噢?”我问。

  “对啦。”

  “后来怎样?”我好奇追问。

  “迪安就这样用手玩我爸的lanjiao﹐我不是看的很清楚﹐我是躲在
门口看的啦。后来﹐我好象看到我爸坐起身子﹐迪安也移动身体﹐和爸爸面对面
坐着﹐我看到我爸爸把手放在迪安的下体处﹐好想是在摸迪安的下体。老爸和迪
安就这样面对面地用手摸别人的下体。”

  “迪安有穿衣服吗?”我焦急地问。

  “好象有﹐记不住。不过﹐我后来好象有看到迪安脱衣服的动作。啊﹐对了。
刚开始迪安他有穿﹐后来我看到他脱衣服﹐然后是裤子﹐到最后﹐我想他和老爸
一样﹐什么都没有穿。”

  “那时候房间有点暗﹐我看到老爸用他的lanjiao一直去动迪安的l
anjiao。后来我看到老爸把迪安压在床上﹐老爸好象很用力地用lanj
iao去顶迪安的lanjiao﹐因为我看到老爸按在迪安下体的屁股很用力
地一直顶迪安。”

  “你有听到声音吗?”我问。

  “刚开始没有什么声音﹐后来我就听到他们两个啊……啊……嗯……嗯……
的声音。我还听到迪安一直叫我老爸kuatsikit,kuatsikit
(用力一点﹐用力一点) .后来我看到他们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诜⒊錾艉螬o站起来﹐我就马
上溜了。”

  我听着阿立讲着这些色情故事﹐我想了一下当我刚进阿立家时看到迪安﹐迪
安其实还挺帅的﹐算是道地的马来帅哥﹐而且从身形来看﹐体魄还不错。另外一
个马来少年奥斯曼就比较年轻﹐好象不到二十﹐没迪安帅﹐但身材却是一级棒﹐
赤裸的上身﹐胸肌和腹肌分明﹐屁股小而翘﹐如果可以和奥斯曼这种阳光男玩…


  “那个奥斯曼是新来的噢?”我问阿立。

  “他是啊旺的表弟﹐半年前来的吧﹐我不是很清楚﹐我住校的﹐家里的事我
哪里会清楚。不过﹐他好象是在我爸爸和迪安玩lanjiao那一天后才来的。”

  “他有没有和你爸爸玩过?”

  “不清楚﹐不过有一次我在家时﹐晚上十点多我看到迪安和奥斯曼两个人进
去爸爸的房间。然后爸爸的门就锁上了。那一天刚好爸爸的一个朋友来我家过夜
﹐我爸爸﹐那个uncle﹐还有迪安和奥斯曼好象整晚都关在房间里﹐不知道
他们在做什么。”

  “做什么?做爱啦。”小伟接着说。我们大家不禁发出会心的微笑。

            (八)奥斯曼的性挑逗

  新学年开始了。

  我们也一天一天长大﹐阳具一天比一天发育﹐阴毛一天比一天浓密﹐身体一
天比一天壮硕﹐性欲也一天比一天地强。新学年刚开始﹐我开始和阿立走的近了。
虽然我﹐小伟和阿立不同班﹐但我们常联络。如果阿立家在周末有“节目”﹐他
们都会算我的一分。我也和迪安和奥斯曼渐渐熟悉了。

  我喜欢奥斯曼﹐喜欢他比例超好的身躯﹐想念他不管穿什么裤子都无法掩饰
的前面一包“鸡突”。

  开学前不久﹐阿立又告诉我有关奥斯曼的故事﹐也知道阿立的父亲原本不是
同性恋﹐只是在父母离异时﹐父亲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什么原因开始喜欢和男
生做爱。

  由于年龄相近的关系﹐阿立和奥斯曼比较谈得来。奥斯曼有时还会挑逗阿立
这个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大男生。象阿立告诉我﹐奥斯曼有时在没人时会问阿立会
不会手淫﹐一天打几次飞机﹐下体有没有长毛等等﹐奥斯曼说着手还会在自己的
下体处比个手淫的抽送的动作。看着阿立羞涩的表情﹐奥斯曼都会笑开怀。

  阿立说他每次看奥斯曼向他作出那假装手淫的动作﹐他都会觉得很兴奋﹐后
来奥斯曼的问题越来越大胆了﹐他会问阿立有没有摸过男人的鸡巴﹐吃过自己的
精液吗﹐然后还会转过身﹐用手紧紧揉捏自己的屁股﹐问阿立有没有插过男人的
屁眼﹐一面讲还一面作出被干屁眼的酥爽的淫样。当然﹐说这话时﹐阿立的父亲
不在﹐这只是少年人开着彼此的黄色笑话。但对阿立来说﹐每一此奥斯曼对他开
这些黄色笑话﹐他都必须回房把冲到马眼的精液释放出来。

  有一天周末晚上﹐阿立终于近距离看到男男互相取乐的画面。那天﹐阿立到
工人寝室。当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迪安已经睡了﹐在门外﹐透过百叶窗的缝
隙﹐他看到奥斯曼脱下自己的牛仔裤﹐挺着自己胀大的鸡巴和红肿的蘑菇般的龟
头﹐就坐在迪安的身边﹐动手脱去迪安的sarung(沙龙﹐马来男生常常用
来围着下半身的布条﹐传统服饰)﹐让迪安和自己一样全身赤裸。迪安那时伏着
身子睡觉﹐根本不知道自己的sarung被拉下了﹐现在的迪安正把自己结实
的屁股对着天花板。奥斯曼向站在房外的阿立眨眨眼﹐就挺着自己勃起的阴茎﹐
整个身体贴住迪安的身体﹐然后用自己的下体和勃起的阴茎缓缓地对着迪安的屁
股按摩。

  屁股被奥斯曼阳具按摩的迪安已渐渐从沉睡中苏醒﹐迪安转过身﹐和奥斯曼
正面地拥抱着﹐他们接吻﹐爱抚着彼此的身体﹐四只手在彼此光滑的背部﹐结实
的臀部﹐硕大的胸肌﹐硬挺的阳具游移﹐渐渐点燃彼此澎湃的欲望之火。

  奥斯曼坐起来﹐敞开双脚﹐一根肉棒直指天花板。迪安跪在奥斯曼敞开的双
脚间﹐随手一抓﹐抓住了奥斯曼硬挺的肉棒﹐张开嘴巴﹐一口就把奥斯曼通红硕
大的龟头含进嘴巴。

  在现实生活里﹐这是阿立第一此看到男生替男生口交的画面。这和他看GA
Y片时的感觉迥然不同。奥斯曼放纵地呻吟﹐似乎是特地呻吟给阿立听的。此时
阿立两眼全身灌注地注视这奥斯曼和迪安的结合处﹐迪安的嘴巴上上下下地含着
奥斯曼的肉棒﹐奥斯曼也前前后后地移动自己的臀部﹐让肉棒和迪安的嘴巴做着
“和谐的相对运动”。

  当阿立把眼睛往口交的特写移到奥斯曼的上身时﹐眼神不直觉地和奥斯曼交
汇﹐奥斯曼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盯上了在窗外偷窥的阿立﹐奥斯曼的下体一面
享受着迪安的口交﹐眼神一面与阿立交汇。看着奥斯曼时而淫荡﹐时而涣散的眼
神﹐微微张开喘气的嘴巴﹐阿立才注意到﹐原来男人性奋时时那么性感﹐他就好
比病毒般﹐能够在瞬时间轻易地传染给周围的旁观者。

  下体一阵悸动﹐阿立射了。

  阿立赶紧回房﹐换下被自己射的一塌糊涂的内裤。留下迪安和奥斯曼继续未
完的激情。那一天夜晚﹐阿立赤裸地躺在床上﹐用手抽动自己的鸡巴﹐幻想着自
己?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诘习埠桶滤孤洎o三个人抚摸彼此的身体﹐自己的鸡巴被迪安和奥斯曼
交替地用温热的口腔包围着﹐自己毫无顾虑﹐毫无廉耻地吮吸迪安和奥斯曼流着
淫水的硕大肉棒……

  阿立第一次体会到手淫和性幻想结合的快感。那一晚﹐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有
多少此高潮。

            (九)俊俏白皙的家教

  阿立虽然是我们三个人里面发育最快最好的了﹐中学一年级就有170的身
高﹐加上是田径队的﹐体魄绝对是女生爱慕的对象﹐但是在性方面﹐他倒是很内
行﹐可以说太迟出师。基本上﹐没有人会相信这么一个阳光帅哥居然会是处男。

  小伟告诉我﹐去年有一次他和阿立谈起色色的话题﹐提到“含屌”﹐阿立居
然问他何谓“含屌”。当小伟告诉阿立“含屌”就是把男生的阳具含进口里﹐阿
立马上露出不可至信的表情。真怀疑他是不是在装假。

  但是升上中学一年级的阿立就变得不一样了﹐他开始在性方面变得“老练”
﹐连小伟有时都自叹不如。我想是和奥斯曼混在一起的结果吧。

  这个学期﹐阿立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僮∷蘖拴o他搬回家去。我们问他原因﹐他告诉我们他
父亲觉得他在学校无法专心读书﹐所以把他招回家﹐还特地给他找了马来文和英
文的补习家教。在我们这个小地方﹐马来文和英文水平都无法和城里的学生比﹐
好羡慕阿立﹐家里有钱就是不一样。

  说起阿立的补习家教﹐我倒常听阿立和小伟提起。这位家教是此镇一间男校
大学先修班STPM的学生。小伟之所以知道这位家教是因为他常到阿立家和阿
立一起补习﹐他们两个同级同班﹐家教教起来还挺方便。想不到小伟平时吊儿郎
当﹐学习起来倒不含糊。

  至于那位家教﹐我是在几个月后才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他高个子﹐大概17
5/ 180左右﹐皮肤白皙﹐身材均匀﹐不是那种象阿立这样的运动肌肉男﹐戴
着一付眼睛﹐名符其实的一个书生。我们叫他许老师。我倒觉得许老师和小伟有
点象﹐也许他们都属于清秀型的帅哥吧﹐怎么说﹐看过日本漫画吗?想象里面的
清秀男主角﹐就差不多了。

  我总以为这样一位书生型的帅哥很难和男男暧昧有任何关系﹐但人不可貌象。

  这是我从阿立和小伟那里听来的。

             (十)书房里的游戏

  那是在中学第二年的上半年要期中考的时候﹐小伟向舍监申请晚上到阿立家
留宿﹐方便补习以准备来临的期终考﹐由于补习家教住得比较远﹐所以家教在教
的比较晚时也常流在阿立家留宿。

  一天半夜里﹐小伟尿急起床﹐上了厕所后准备回房﹐就在楼梯口间﹐小伟发
觉楼下阿立父亲的书房的门半开着﹐里头透出昏暗的灯光。出于好奇﹐小伟走下
楼梯﹐在书房门口偷偷观望﹐从书房里发出断断续续的男生呻吟声﹐谁都知道里
面一定有好戏看﹐只是不知道里面是谁﹐在演什么戏码。

  一看之下﹐在房里舒服的一共有三个人﹐迪安﹐奥斯曼和阿立的父亲。阿立
那成熟性感的中年父亲﹐赤身裸体的﹐正被两具灼热的年轻男体前前后后地?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br />中间﹐象汉堡中间的那一块肉﹐被迪安和奥斯曼﹐肆意地用同样时赤裸裸的身体
围攻﹐撕磨。

  迪安站在阿立父亲的后面﹐双手扶着阿立爸爸的腰﹐用他的下体和硬挺的阳
具﹐紧紧地贴在阿立父亲结实挺翘的臀部﹐和臀部的两片肉片做着不知道是顺时
针还是逆时针的旋转。奥斯曼则和阿立的父亲面对面地拥抱着﹐用自己的阳具和
阿立爸爸的阳具交缠着。两张嘴巴毫无缝隙地热吻着﹐舌头在彼此的嘴里搅动﹐
各自寻找对方嘴里的G点。

  哇﹐阿立他爸和迪安和奥斯曼在玩3P啊!以前只知道阿立他爸和迪安和奥
斯曼有绝对不寻常的关系﹐想不到现在三个人就这样火辣辣﹐毫不掩饰地在小伟
面前上演着激情﹐对小伟来说﹐这种场面实在太激烈了﹐和平时看GAY片时不
知道要激烈得百倍。小伟看得脸红心跳﹐偷偷地走回房间﹐唤醒正在熟睡中的阿
立﹐一起来欣赏这难的一见的好戏。

  当小伟和阿立再次回到书房门边﹐3P游戏已经进入另一个段落了。只见阿
立他爸爸靠在书桌旁﹐双脚敞开﹐从门边的角度看﹐啊立和小伟看不到阿立他爸
胀大的阴茎﹐因为它被跪在阿立爸爸面前的奥斯曼挡着了。奥斯曼的头一前一后
地移动着﹐吞吐着阿立爸爸的阴茎﹐一只手套弄着站在阿立爸爸旁边的迪安的阴
茎﹐另一只手似乎在自己的下体处忙活﹐在做着阿立和小伟都熟悉的自渎动作。

  阿立爸爸和迪安一面享受这奥斯曼的手技和口技﹐一面彼此热吻着﹐双手揉
捏彼此的乳头﹐抚摸着对方壮实的胸肌和腹肌分明的腹部。阿立和小伟﹐两人两
颗头﹐一上一下地挨在门框上﹐偷睽里头的激情。这是小伟第一次看到阿立爸爸
赤身裸体﹐据小伟讲﹐阿立的爸爸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虽然已经中年了﹐但却
没有中年人一般拥有的肚囊﹐和迪安和奥斯曼一样﹐胸腹肌分明的身材﹐一看就
知道是有健身的人﹐唯一不一样的是浑身散发出中年人的稳重与成熟的气息﹐让
小伟不禁看呆了。

  阿力呢?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父亲在性爱中﹐而且还是跟男
生﹐是自己家里常常碰面的迪安和奥斯曼。和以前在父亲房里﹐在昏暗﹐灯火照
明不足的情况下偷睽他和迪安的亲密行为相比﹐现在的这处春宫秀远远胜过之前
所看到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陶醉在下体的吮吸和迪安的爱抚﹐阿立脑子里一时无
法把现在的父亲和平时穿着衣服﹐道貌岸然的父亲联系起来。据小伟告诉我﹐阿
立那时的鸡巴已经在裤子里挺的笔直了﹐硬到常常无意顶到小伟。

  (十一)是谁躲在角落里?

  阿立和小伟始终注意到﹐阿立他爸爸﹐迪安和奥斯曼在做爱时常常会有意无
意地往房里的一个角落看﹐这个角落处在阿立和小伟视觉的死角﹐无法看到。房
间里只传来奥斯曼合着口水吞吐阿立爸爸巨棒的声音和阿立爸爸和迪安发出断断
续续的呻吟声“啊啊啊……嗯嗯……噢噢……”

  “小许啊﹐看过男人和男人这样玩吗?”

  当阿立爸爸一说这话﹐阿立和小伟不禁呆住了。小许﹐那不是许老师吗。阿
立爸爸向来都是这样称呼许老师的。难道站在房里那个角落的是许老师????
他不是好好在客房里睡觉吗????????

  “奥斯曼的嘴巴很厉害的。他第一天来应徵﹐我本来不想录用他的。但他主
动拉下我的裤子﹐给了我一个很棒的口交。我才录用他。”阿立爸爸对着站在角
落的许老师说。

  “我不在的时候﹐奥斯曼平时帮点料理院子里的事情。我回来的时候﹐我们
三个就这样玩在一起。你看奥斯曼他多会体男生吹喇叭。小许啊﹐不要自己站在
那边打飞机﹐过来这边让奥斯曼替你唅一唅﹐你还没有被男人唅过吧?”阿立爸
爸色诱着许老师。

  但许老师那边似乎没有动静。

  阿立爸爸接着用手抓住迪安胀大的阳具说:“你看迪安的阳具﹐他是我们三
个人里面最长的﹐你看我用一直手握着﹐还有一半露在外面。”阿立和小伟瞬时
往迪安被握着的阳具看﹐果然﹐在阿立他爸爸紧握下﹐迪安的阳具只被握着50
% ﹐还有一半露在外面抖动着。

  “迪安在我这里做园丁已经很久了。他本来不会和男人玩的。他很会按摩。
但是自从我开始和男人玩后﹐我就开始想和迪安玩了。以后每次按摩﹐我都脱光
衣服和裤子﹐让他熟悉男人的裸体。我也常常放一些男人和男人的色情照片和录
像带在家里﹐我知道迪安会去偷看的。终于在一天晚上﹐迪安在替我按摩时﹐主
动替我打手枪。我看机会来了﹐脱了迪安的衣服和裤子﹐我和迪安发生了性关系
……”

  阿立他爸滔滔不绝地说着﹐阿立和小伟也听的入迷。原来迪安是这样被阿立
他爸搞上的。

            (十二)和许老师的4P

  “小许﹐过来和我们一起玩吧。和我们一起做爱﹐不要每天读书﹐让我们给
你知道什么叫爽。”说罢﹐奥斯曼停止了口交的动作﹐站起身子﹐和迪安挺着通
红的阳具﹐分立在阿立他爸两旁﹐面相许老师﹐作出一个邀请的手势。

  慢慢地﹐许老师从角落头走近阿立他们的视线。从头到尾﹐许老师都没说一
句话。

  他走到阿立爸爸的面前﹐站定了﹐背向阿立他们﹐顶住了阿立和小伟的视线。

  接下来﹐许老师大动作地脱掉自己的上衣﹐再来脱下自己的睡裤﹐最后是自
己的内裤﹐现在的许老师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过来﹐到我身上来。”“成为我们的人。”

  就在阿立爸爸说出这样具震撼力和诱惑力的话﹐只见许老师慢慢地走向阿立
爸爸﹐两具肉体终于慢慢地贴近。就在两人身体快要贴近时﹐阿立爸爸用手一拉
一带﹐许老师整个人就跌进阿立父亲的怀里﹐两具肉体就这样天衣无缝地结合了。

  站在门外的阿立和小伟﹐只看到阿立爸爸的手掌在许老师白净但结实的屁股
游移﹐阿里爸爸时而和许老师接吻﹐时而用嘴巴和舌头在许老师的脖子上﹐耳朵
里钻﹐寻找许老师的性感点。迪安和奥斯曼慢慢地从两旁围上来﹐渐渐地把许老
师围在中间﹐用手﹐用口和用硬屌﹐帮着阿立爸爸爱抚许老师的身体。

  我问阿立和小伟许老师到底是不是处男。

  他们说他们不知道。许老师看来是第一次和男生做爱。

  如果这样说﹐许老师也许在男女关系上不是处男﹐但对男男关系来说﹐他确
实是不折不扣的处子之身。

  据阿立和小伟所说﹐许老师没有射在奥斯曼的嘴巴里。

  后来﹐迪安和奥斯曼玩69﹐彼此射在对方的口腔里。许老师靠在墙壁上﹐
让阿立他爸爸替他吸鸡巴﹐然后射在阿立爸爸的口里。许老师然后跪下来替阿立
爸爸打手枪﹐用自己刚刚射出的精液做润滑﹐使劲地抽动阿立爸爸的阳具﹐最后
阿立爸爸对着许老师做了强而有力的“颜射” .4P游戏终于结束。

           (十三)阿立爸爸嘴角的荳浆

  自从那一次在阿立爸爸书房的性爱﹐许老师已经是啊立爸爸例常男男性爱集
团的一分子。

  据阿立说﹐他父亲的性爱集团其实人不多﹐除了迪安和奥斯曼﹐他最常看到
的就是许老师了。除了这几人﹐阿立也不常见他父亲带其他的男人回家留宿。

  只是许老师现在正出于水深火热的大学先修班阶段﹐功课是绝对的繁重﹐基
本上﹐许老师也不常和阿立父亲他们玩。只是偶尔会在补习完毕﹐看到父亲在没
人的角落用手揉捏许老师的屁股﹐而许老师也会用手罩着阿立爸爸的裤裆前端来
回地摩擦……没有什么象那一晚特别的事情发生。

  倒是有一晚补习完毕﹐阿立上淋浴间时看到许老师有点鬼祟地闪进他父亲的
房间。淋浴完毕﹐他注意到家门口许老师的鞋子还在﹐不久﹐许老师才从他父亲
房里走出来﹐父亲让司机送许老师回去。阿立父亲赤裸着上身﹐下身只围着一条
短毛巾。阿立走过父亲身边时﹐赫然发现父亲嘴角还挂着一丝乳白色的液体……

  “是许老师的雄汁。”阿立心里这么想。刚才在房里﹐他们两个一定有问题。
许老师是只“嫩鸟”,也许刚才正被父亲压在床上拥抱接吻﹐也许﹐许老师主动
为父亲打枪﹐也许﹐父亲把头埋在许老师的胸膛﹐用舌头在许老师挺立的乳头和
乳荤打转。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阿立父亲一定象掌控着汽车驾驶盘般牢牢控制住
许老师的下体﹐用嘴巴替许老师的阳具做活塞运动﹐直到许老师按奈不住把男精
喷撒在阿立老爸饥饿的口里。

  阿立老爸的宵夜真是营养啊﹐丰富的蛋白质。

  (十四)直男有多直?

  四月的午后异常地闷热。灼热的太阳无情地肆虐着大地。

  后来我们和迪安和奥斯曼也混熟了。迪安还是不多话﹐奥斯曼一开话俚子﹐
就会毫无顾忌地和我们聊起来﹐也许年轻气盛吧﹐不象迪安那么老成持重。

  迪安告诉我们﹐阿立他爸爸其实不知道男男这方面的事情。但在和妻子离异
后﹐生活顿时失去重心。有一次到吉隆坡谈生意﹐一位客户带他到一间酒吧应酬。
酒吧很偏僻﹐位子显得有点鬼祟﹐门口还有人站岗﹐好比那些会员制的俱乐部。
厢房里陪酒的都是帅气俊美的男生。阿立他爸爸和客户那天叫了其中两个到他们
的包间﹐其中一个知道阿立爸爸刚离异﹐就安慰他说没有女人也一样可以很快乐
﹐什么什么的。言谈间颇有点暧昧﹐好象有点……

  那个客户也参上一腿说女人有的未必有用﹐男人有的却可以物尽其用。阿立
爸爸当时还以为他们在谈打手枪﹐那个陪酒少爷一听阿立他爸那不入道的模样﹐
就二话不说﹐在那间只有四人的私人包间﹐跪在另一位陪酒少爷的胯间﹐拉下那
少爷的西裤拉链﹐掏出他的鸡巴﹐一口唅进嘴巴里。

  阿立爸爸看着眼前的两位陪酒少爷当众就毫不顾忌得上演口交戏幕﹐有点愣
住了。这是门打开了﹐一位侍应生送酒进来﹐看到这副情景﹐也不觉得特别奇怪。
位侍应生看起来很腼腆﹐象是学生﹐半工半读的。侍应生放下了酒﹐正要起身出
去时﹐那位客户拿出RM50的钞票﹐向那位侍应生比个眼色﹐

  刚开始侍应生有点犹豫﹐但在那客户拿出第二张RM50的钞票﹐侍应生就
好不犹豫地把西裤的拉链拉下﹐把自己的鸡巴从内裤里掏出来﹐在阿立爸爸和客
户前﹐表演起单人手淫秀。RM50 +RM50 =RM100。那个年代的一百
零吉可不能和现在的一百零吉相比啊。

  侍应生随后挺着勃起的阳具走向阿立爸爸﹐阳具在阿立爸爸面前一抖一抖的。
阿立爸爸在客户的纵容下﹐终于用手尝试握着侍应生勃起的阳具。这么形容阿立
爸爸第一次握着他人的阳具的感觉﹐我想除了用“硬挺”﹐“灼热”﹐应该不会
有更贴切的形容词了。

  现在包厢里的焦点已经不在是那对口交的陪酒少爷﹐而是啊立爸爸的手和手
里握着侍应生的那根阳具。陪酒少爷已暂停了口交的动作﹐大家都在看啊立爸爸
和那副少年阴茎会有什么激情的后续故事。阿立爸爸也许是生手﹐美色当前﹐既
然不会把握﹐只知道生涩地抽动侍应生的鸡巴。

  那位客户有点看不过去了﹐把侍应生拉到自己面前﹐就非常老练地把玩着那
侍应生的阴茎﹐时而用手抽动﹐时而用口唅龟头﹐舔马眼﹐弄的侍应生连连淫叫
﹐阿立爸爸第一次听男生淫叫﹐那奥斯曼单的单词和句子“啊……啊……啊……
SUCKMYDICK,LICKIT,OH…………ICAN‘TTAKEI
T………”奥斯曼直就是天籁之音。

  两位陪酒少爷有默契地站到侍应生两边﹐帮忙刺激侍应生的乳头﹐耳朵﹐颈
项的敏感带。侍应生也投桃报李﹐一边享受着前面被口交的快感﹐一边两手紧握
着旁边的两根阳具抽送着。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侍应生那双正在帮陪酒少爷手淫
的手﹐紧紧地抓住客户的头﹐臀部前后摆动的频率似乎比之前大﹐猛猛地干着客
户的嘴巴﹐一声“OH,IAMCOMING,IAMCOMING,OH!”

  侍应生猛然抽出在客户口里的鸡巴﹐龟头一阵抽搐﹐浓浓的白色男精﹐倾巢
而出﹐击射在客户的脸上……一发﹐两发﹐三发﹐少男浓精把客户的脸弄糊了﹐
阿立爸爸根本无法分辨客户的五官。也就在那一刻﹐阿立爸爸发现自己内裤的前
端﹐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出的前列腺液给弄湿了……

  (十五)钱是万能的?

  那一晚的生意谈成了。

  但对阿立爸爸来说﹐生意谈成还不怎么特别。他今晚总算开了眼界﹐原来男
人和男人也可以这么玩。他的心里养养的。开着车子﹐路边的电灯柱好比一根跟
挺直的阳具﹐矗立在两旁……

  接下来﹐阿立爸爸开始收集同志方面的资讯。

  每次到吉隆坡谈生意﹐阿立爸爸都会叫壮实俊美的男人到酒店里按摩﹐按摩
的同时和对方谈EXTRASERVICE的价钱﹐看可以用多少钱让这些男人
出买自己天赋的好身材。这其实就是嫖﹐俗称“叫鸡”,但嫖的是和自己同性的
壮实帅哥。通常只要不到RM50﹐那些壮男就会跪在自己身前﹐津津有味地舔
着自己的鸡巴。

  阿立爸爸虽正值中年﹐但并没有中年发福的的迹象﹐加上帅帅成熟的样子﹐
其实还会让不少同志心动。那些在酒店房间里伟阿立爸爸按摩的壮男﹐有一些甚
至还真的和阿立爸爸玩上了。在没有特别加钱的情况下﹐还会特别卖力地替阿立
爸爸舔乳头﹐吹喇叭﹐按摩壮男的鸡巴在没有任何额外的刺激下﹐会挺的老高﹐
最后﹐一场单纯的同性性交易﹐可以让双方一犹未尽的来第二次﹐第三次……不
另收费。

  阿立爸爸常叫的按摩壮男﹐通常是华族或马来族﹐至于印度人﹐我们倒没听
奥斯曼提起过。但奥斯曼告诉我们﹐阿立爸爸比较偏好马来少年。也许是马来人
比较直﹐没有那么多心眼﹐但更重要的一点﹐马来少年都经过“bersuna
t”的宗教礼仪﹐也就是割过包皮﹐所以马来少年的阴茎看起来都比较干净﹐龟
头圆圆鼓鼓的。握在手里﹐手感特好。唅在口里﹐涔涔的淫水从马眼流出﹐咸咸
的﹐有点腥﹐但粗大的阴茎加上肥满的龟头﹐让口腔特别有饱满的感觉。

  如果口交还不过瘾﹐再加RM50或者RM100﹐壮男的屁眼就是你的了。
这个社会是现实的﹐是残酷的﹐为了生活﹐谁会想到不知多少胸腹肌分明的帅哥
或者猛男﹐会张开双腿﹐让阿立爸爸的阴茎缓缓插进肛门﹐在他们的直肠抽插。
更有甚着﹐一些本是同志的帅哥﹐会迫不及待地爬上阿立爸爸的身上﹐让自己的
屁眼对着阿立爸爸的大鸡巴坐下﹐让阿立爸爸的鸡巴缓缓地没入自己的肛门﹐然
后上上下下的让下面的鸡巴干着自己的屁眼﹐不﹐应该是说﹐用自己的屁眼干着
下面阿立爸爸的鸡巴。

  一般阿立爸爸在按摩壮男进房前﹐都会检查他们的身份证。做按摩男的﹐年
龄一般都是二十上下﹐三十以上的不是没有﹐但不会太多。但阿立爸爸曾对奥斯
曼说过﹐年级较大的按摩男更会玩﹐他们会控制你的高潮﹐让你在决堤时爽到差
点休克。做按摩男的来自各行各业﹐有兼职的。也有全职的。有些是上班族﹐大
学生﹐蓝领工作着。

  阿立爸爸也常到泳池和公厕“钓鱼” .有时候会钓到和我们年级相仿的中学
生﹐更多的是象许老师这样年级的学生。一些中学生还是“青头仔”,也就是所
谓的处男。这些处男最有意思了﹐脱了裤子﹐双脚大开就躺在床上任你玩﹐和你
嘴对嘴接吻﹐任你吻遍全身﹐任你吃他的鸡巴﹐任你摸他的屁眼﹐任你用手指插
进他的密洞﹐任你发布司令。你可以叫他打枪给你看﹐可以叫他尝试吸你的鸡巴
﹐舔你的蛋蛋。

  有一次﹐阿立爸爸拿一个枕头垫在一位少男的下体﹐让他用阴茎不断地摩擦
枕头﹐模仿男女或者男男做爱的动作﹐在他“干”枕头干地难分难舍时﹐出其不
意地拨开他的两片臀肉﹐用舌头刺激那有些体毛的菊花﹐这个时候﹐少男不自禁
地发出呻吟﹐“UNCLE﹐不要舔那边﹐不要舔那边……UNCLE﹐你为什
么用嘴吸我那边……肮脏……”嘴里说着不要﹐可是双手已经不知不觉地用力扳
开自己的屁股﹐迎接你的舌头。不到5分钟﹐少男弃械投降﹐初尝男男性爱的青
头仔把自己的男精射到垫在自己下体的枕头上。阿立爸爸和少男一起用嘴舔枕头
上的汁液……少男精华永是鲜。

  (十六)何谓同性恋?

  虽然在很小的时候已经有了男男性关系﹐但小伟﹐阿立和我也是在中学一﹐
二年级才知道“同性恋”这个词。原来我们之前的那些就是同性性关系。

  年级越大﹐就会越感到同性恋似乎和社会一般的认知不一样。同学们谈到同
性恋﹐都会不言而喻的露出“咦违{ 1} 规{ 1} 词{ 1} 违{ 1} 规{ 1} 词
{ 1} 违{ 1} 规{ 1} 词{ 1}~~ ”﹐一脸恶心得模样。好象同性恋是一种很
脏﹐很下贱﹐很要不得的一件事。

  小伟﹐阿立和我﹐在这样的环境下﹐都懂得把自己的性向隐藏好﹐不露馅。
对于同性性取向﹐我倒听过一些研究。据说﹐同性形取向也是会分等级的﹐有些
人是完全的异性恋﹐对同性恋这种“勾当”完全不入道。有一些是完全的同性恋
﹐对异性完全提不起兴趣﹐但有好一部分人是介于两者中间﹐只是对同性或异性
的取向有轻重之分。

  我不是非常清楚小伟和阿立。但对我来说﹐平时会比较注意男生﹐尤其是帅
帅﹐酷酷的男生﹐象小伟﹐许老师和迪安﹐或者体格健硕的男生﹐象阿立﹐阿立
他爸爸和奥斯曼。当然还有学校里的一些学长﹐学弟﹐老师和同学。中学生的圈
子就只有这么小。

  不管异性恋还是同性恋﹐每个男生都有自己的第一次。而这第一次﹐因人而
异。我特别喜欢听听别人的第一次性经历。我心仪的对象﹐奥斯曼﹐也告诉了我
们他的第一次。奥斯曼其实和许老师同校﹐只是念到中五就念不上去了。

  奥斯曼和小伟和我一样﹐很早就尝了男男“禁果” .

  奥斯曼在中学时是SILAT(马来武术)队的。我对﹐马来武术是完全不
懂的﹐但是奥斯曼说起马来武术﹐他会连比带划地﹐可来劲了。

  就在中学放长假时﹐他们学校的马来武术队举办了训练营。参加过训练营的
人都知道﹐既然是“训练”﹐就没有什么好享受的。晚上睡觉的地方也一样﹐队
员们就把几间教室的桌椅排一排﹐铺了睡垫﹐五到十个人就挤在一间教室里睡在
硬棒棒的桌面上。

  至于洗澡﹐在我们这小小的市镇立﹐你不用奢望有什么盥洗室。洗澡﹐尿尿
和拉屎﹐都是在男生厕所里进行。每个人下身围上一条sarung﹐赤着上身
﹐手里提着一个水桶﹐就在厕所立的“大号”隔间外排队。

  奥斯曼还记得那时排在奥斯曼前面的有一个同年级的同学叫依布拉欣﹐还有
一个大他们三届的学长。就在其中一个厕们打开后﹐那位学长告诉依布拉欣说为
了节省时间﹐什么什么的﹐就和依布拉欣两个人挤进去那窄窄的厕间﹐一同洗澡。
奥斯曼那是也没觉得什么不妥。接下来﹐另外一间厕门开了﹐奥斯曼就用了另外
一间厕所隔间洗澡。

  一切就是那么寻常。洗完澡﹐吃了饭﹐晚间活动结束﹐就是睡觉时间了。

  后续呢。其实那时的训练营并没有发生什么激情的事。唯一比较特别的就是
看到依布拉欣和学长挤一间冲凉间。大家都是男生﹐挤一间冲凉间﹐倒也没什么
大不了。只是﹐从那以后﹐依布拉欣和那位学长走得非常近﹐焦不离孟的。

  也就是那时﹐奥斯曼开始听说“同性恋”﹐“GAY”这个词。队友们都说
﹐依布拉欣和那学长搞GAY。但怎么个搞法﹐奥斯曼还是一知半解的。

          (十七)奥斯曼的打飞机研究会

  也是在那一年﹐奥斯曼学会了手淫。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听同学们说什么
射精﹐什么打飞机。据说只要用手抚弄鸡巴﹐就会喷精。但怎么弄﹐奥斯曼没

[男同][我叫何俊],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