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激情

[冰恋][乔乔的故事](重口味黑暗文大放送之八)



 
转帖前言:

之前发了几篇,看过留言之后决定接着发,既然市场有需求,那么就满足它吧!
(虽然回复和感谢的数量与点击量有些不成比例……)

重口味的文章给人不一样的刺激感,色文写作本身有其局限性,因此佳作不多。
看惯了那些“啊、啊……哦、哦……恩”,偶尔来点沉默的震撼,换换口味也不错!
在此郑重提醒小朋友们看文时注意别被这样的文影响到自己的爱好取向,忽略了现
实中身边的漂亮MM,可就不好了。

  乔乔的故事
作者:不详

=================================================================

  她叫乔乔,今年十六岁了。乔乔有一个习惯,平时走在街上她都会偷偷扭头
寻找身边的镜子,或者偷看别人的脸,就能知道自己的脸蛋是不是还好。管宿舍
的陈老师总爱数落乔乔,可能因为她自己已经过了喜欢照镜子的年龄。

  她有的时候会跟别人说:“乔乔桌子上床上到处都是镜子,她以为自己很漂
亮么?”乔乔每次都愿意接受陈老师的批评,因为她知道陈老师以前也很好看,
而且过去的美丽对陈老师来说很重要。

  从陈老师的脸上可以看出来,她过去也是一个美人胚子,但是现在不同了,
所以陈老师其实还是很喜欢乔乔的,因为乔乔总是很能听老师的话,学习也刻苦。

  陈老师总是喜欢找乔乔的碴:“你的床老是没有别人干净”“你是不是又用
发胶喷头发了,我都闻见味了,你看别人都不用,你看小林多干净”小林是乔乔
的室友,比乔乔大一些,她和乔乔很好,但是属于那种很复杂的女孩。其实小林
长得很普通,因为表现的很老实,总是能得到陈老师的夸奖。

  不过对于乔乔来说,有一件事很好。就是小林有的时候会叫乔乔和自己的女
友一起出去玩,那些女友也是很普通的女孩,小林总是喜欢叫上乔乔,因为是跟
小林一起出去,陈老师都不会说什么的。小林的女友的爸爸会开着车来,带着他
们去远一些的商场,或者去看电影。到了晚上九点或者十点,再把她们接回来。

  去商场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穿着平低的舞鞋,细细的手腕上带着漂亮的镯
子。她们有时会咬耳朵,偷偷议论旁边一些奇怪的人。乔乔留着非常引人注目的
乌黑的中长发,还分出两道发髻垂在胸前。乔乔的嘴唇平时显得比较苍白,但是
在外面的时候会偷偷上一些漂亮的唇膏。她们还喜欢坐在快餐店里,听着音乐。
有些是新歌,有些是老歌,但是都特别适合作背景音乐,坐在干净的桌椅上来欣
赏。

  这天,小林和乔乔还有小林的另一个女友在快餐店里碰见了隔壁班的男生鹏,
鹏主动过来说话,说想请乔乔去吃点东西。鹏是个很好的男生,乔乔很喜欢,小
林说他们可以九点再碰面。乔乔不想和小林分开,但是鹏坚持说不会太长时间的。
于是乔乔就答应了。

  乔乔和鹏走出地下的快餐店,她呼吸着夜晚的空气,感觉到生活的美好。但
是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乔乔回过头,看见不远处一个穿着她学校附近的大学
校服的男生正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他用手指头指了她一下,说了一句:“小
美女,我会得到你的。”乔乔觉得他很奇怪,赶快转过脸来,鹏什么也没有注意
到。

  乔乔和鹏在一起呆了两个小时,吃了些小吃,还不到九点的时候,她和鹏回
到和小林约定的地方。两个女孩相视笑笑,乔乔问电影好看吗?小林说还成吧。
小林女友的爸爸来把他们都接走了。

  第二天是运动会,所有的人都到学校另一边去了,乔乔昨晚有些着凉,而且
肚子疼,她和陈老师说了,陈老师让她“一个人在宿舍呆着,等大家回来”,所
以她就留在宿舍,早上九点起了床,陈老师已经去忙运动会的事了,小林也不在。

  乔乔把头发洗得湿湿的,来到宿舍门口,听着远处操场传来的喧闹的声音,
她一点也不想去。她回到宿舍里,打开收音机,一边静静地听着音乐,一边想着
昨天和鹏在?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拥慕值琅员叱孕〕缘那榫埃羰歉龈叽罂砂哪猩藕芩刮?br />眼镜,可是他是隔壁班的,陈老师一定会指指点点。

  正在乔乔异想天开的时候,有人敲她的窗户。窗外是一个陌生的男生,“你
起床了吧”他说。

  “你是谁?”乔乔从窗台探出头问。

  “小美女,这么快就忘了我了?”

  “我不认识你。”乔乔看着这个男生,比她稍大一些,头发挺长而且不那么
整齐,不像周围的男生都是学校要求的平头。

  “出来走走吗?”他说。

  乔乔很礼貌地笑笑,摇摇头,弄得刚洗得头发落到肩膀上。

  “你很漂亮。”

  乔乔不笑了。

  “你不信呀?”

  他把耳机线摘了下来,乔乔听见她和自己听的节目是一样的。

  “你也听*** ?”

  “我一直听这个,*** 挺棒的。”

  “是啊,*** 挺好的。”乔乔趴在船台上漫不经心的说,早晨的阳光照在她
的脸上。

  “挺好?*** 简直就是棒极了,我到门口去说。”说完,这个男生就向门口
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乔乔想起来他就是昨晚那个大学生,想到宿舍里一个人也没
有,乔乔赶忙跑到门口。那个男生已经在那了。

  “出来走走好吗?”

  “不”

  “为什么不?”

  “今天天气很好,你们学校在开运动会呢,一块去看呀。”

  “我不想去”

  “为什么不去?”

  “我有事”

  “乔乔,别骗我了,别人都去运动会了你干什么在宿舍里呆着?”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乔乔惊讶地问。

  “我知道你叫乔乔,我叫明。”这个自称明的男生往门上凑,乔乔就呆在门
里面。男生隔着玻璃凑得很近,好像能够呼吸道乔乔呼出的空气。

  “出来走走吧”

  “你要去哪走?”

  “就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乔乔小美女”

  “我没告诉过你我叫什么”她说

  “但是我知道,我知道你很多事情。”明说,他靠在门上,“我注意你很长
时间了,你很好看,我知道你很多事,我知道你身体弱没有报名运动会,我还知
道昨天跟你一起的女孩叫小林。是吧?”他说话的声音特别快,好像是在唱歌。
他笑眯眯的样子让乔乔觉得一切好像都没有问题。

  “你认识她的?”

  “我谁都认识。”

  “可是你不是我们学校的。”

  “我是这学校的”

  “那我以前怎么也没见过你?”

  “你肯定见过,只不过你忘了。”乔乔没说话。

  “你在想什么呢?出来说好么?”明说道。

  “不”

  “你怕我是坏人?”

  “我怎么知道。”

  “你可真是个不好弄的女孩,我原来是这个学校的,后来到附近的那所大学
去了。”明说。

  乔乔又看了看他,他的头发很乱,但是很干净,他的胳膊支撑在门上,看起
来很结实。

  “你多大了?”乔乔为了缓和气氛,突然说。明笑了,好像真的是个大人。
她想他一定已经二十多岁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跟你差不多大。”

  “不可能。”

  “比你大不了多少,我十九了。”

  “十九岁?”她半信半疑。好像看乔乔已经相信了似的,他傻笑起来,露出
了整齐的牙齿,眼睛也眯成一条线。

  “你该走了”乔乔说。

  “怎么了?出来走走呗,今天是大礼拜。你礼拜六礼拜天都在宿舍呆着?不
管你昨天跟谁在一起,今天那么好天气就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呗。”

  “不,我还有事”

  “算了吧”

  “你快走吧”

  “你不出来我就不走”

  “你怎么这样?!”

  “乔乔,我又不是跟你胡闹。”他很有魅力地笑了一笑。乔乔很不自在地裹
紧了睡衣。

  “老师一会回来就看见你了”

  “陈老师不会回来的,她在运动会那边呢”

  “你怎么知道?”

  “她现在……恐怕正在忙着搬沙袋呢”明向操场的方向望去,仿佛他有千里
眼似的,看了一会,他一边点头一边说“她现在在搬椅子。有个胖女生刚才把椅
子弄坏了。”

  “哪个胖女生?”乔乔问。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认识所有女生!”明笑着说。

  乔乔觉得有些好笑。明这时接着说:“我不喜欢胖女生,我喜欢像你一样的
女生。现在你能出来了吧,我们一起走走,好好聊聊。”

  “神经病”乔乔生气地说。

  “怎么了?我就是挺喜欢你的,你不知道吗?”他说“我知道你好多事情,
但是,现在我请你出来,我是个好人,就想请你散散步,你要是不出来我就进去。”

  “你不是个好人!”乔乔生气地说。“这是女生宿舍,你不能进来”她有些
害怕了。

  “你快走吧!”

  “别怕别怕!”

  “我要去打电话叫人了!”乔乔往自己屋子的方向后退了几步。

  “听我说!小美女!我保证不进去,你不出来我也不进去!”

  “我现在就去叫人了,你要是不……”

  “小美女!”明在外面喊,“你要是回去打电话叫人,我就只能进去了!”

  乔乔到门那里,想把门锁上。“干嘛锁门?”明用一种很温柔的声音对着乔
乔的脸问,“这个门没有大锁根本锁不上。谁都能进去,我就更能进去了。里面
要是着火了,我还能进去保护你呢。我喜欢你这样害羞,可是别胡闹了。”

  乔乔只光脚穿着拖鞋,她问明:“你到底要什么?”

  “我想要你”

  “你说什么?”

  “从看见你的那一天我就喜欢你了,我不需要别人。”

  “我们老师马上就回来了!”

  “你们老师不会回来,你别生气呀,你看头发还湿漉漉的,像什么样子?”
他掏出手机“你要打电话么?我给你电话。”

  “你快走吧,再不走我就叫警察。他们会来抓你的。”乔乔又退了回去,想
回屋子拿手机。

  “我保证的是不进去,但是只要你别打电话,我就能保证”明说话的口气好
像是在电影里的男主人公,“我来这就是想让你出来,我本来没打算进去。你明
白我的意思吗?”

  “我不,你要干什么?”

  “我没干什么”明说“我就是保证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你会知道我不是什
么坏人,里面就你一个人,出来吧。好吗?”

  乔乔跑回了宿舍,慌乱之中碰歪了门厅的椅子。她跑进宿舍,慌慌张张地找
手机。往常很有秩序的她,这时候完全乱了阵脚。因为她还能听见门外的明在喊
:“不要打电话!别害怕!我不会进去的!”而这个时候,乔乔脑海里想的最多
的就是陈老师,陈老师如果在该有多好啊!

  可是她在?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拥牟俪∩细静换嶂浪奚岱⑸氖虑椤?br />
  当她好不容易地找到手机,她发现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找谁好,这时明已经又
来到了窗外,乔乔下了一跳,正准备拨陈老师电话的手也颤抖了起来,结果手机
掉到了地上。

  “听话,好孩子,把手机捡起来。”明在窗外说到。她像一头小鹿一样颤抖
着走过去,可是不小心把手机踢得更远了。

  “不不不,美女!把手机捡起来!”

  她把手机捡了起来,发现并没有拨出去。

  “好孩子,现在出来吧”乔乔站在那里,定了定神,但是心跳仍然很快,她
的呼吸急促,脸也通红。

  “别呆在宿舍里了,那是陈老师要求你呆的地方,快出来吧,外面的阳光可
好了!”乔乔心想明也许说的是对的,于是慢慢又来到楼门口,她刚才太紧张了,
还穿着舒适的睡衣,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把真丝的睡袍弄得很不整洁。

  明在已经在那了。乔乔还是很犹豫,但是没有其他主意。她把手贴在门的玻
璃上,慢慢推开了门。

  “你……”看着眼前的乔乔,明这时有些语塞。

  “你还穿着睡衣呢”乔乔那张刚刚回复一些的脸刷地又红了,她什么也没说
转身走回了屋子。当她刚从柜子里找出一件衣服的时候,她发现明已经跟在后面
推开了屋子门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你怎么进来了”乔乔说。明只是呆呆地用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乔乔,什
么话也没说。

  两个人都沉默了那么几秒钟,乔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在这时,明突然
走上前来,想要亲吻她,乔乔赶忙大叫起来:“不!快出去!”

  明的步子稍微一乱,但是还是很肯定地抱住了乔乔,乔乔往后退着,两个人
完全倒在了宿舍的床上,压得床板嘎吱的一声。乔乔被这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
了,但是她很快想到整个宿舍恐怕只有她一个人了,于是她尖叫了起来。“不不
不!”明也慌了,他整个人都压在乔乔身上,仿佛一只粗糙的皮靴粗鲁地踩在一
朵小花上,他还想要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可是已经把瘦小的乔乔结结实实地压在下面的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乔
乔害怕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因为明这时,为了不让她喊出来,明正把他的一只大
手牢牢地捂在她的嘴上,而另一只手很轻松地制服了乔乔的两只细小的胳膊。

  “别叫,拜托!我不想伤着你!别怕!别怕!”明还在拼命地安慰乔乔,可
是被一个陌生男生压在床上的乔乔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呢?明的安慰一点也不能让
她的挣扎减少下来。乔乔先是企图用自己幼小的胳膊推开自己身上的这个大男生,
又拼命地扭动腰部想把明甩下去,但结果只是把床单被褥什么的都弄得一塌糊涂。
慌慌张张的明依旧骑在她身上纹丝不动,而且乔乔越是挣扎,明就越想让她冷静
下来。

  “别喊!”明想让乔乔明白,但是他越是用力地捂住乔乔那张受到过度惊吓
的嘴巴,乔乔就越是用乱扭来回敬他,她浑身的细胞都紧张起来,使出吃奶的力
气进行抵抗,但是她的肌肉和明比太柔弱了,根本不起作用。开始乔乔还能用双
腿作武器,可是渐渐的,她失去了本来就不多的力气。

  两个人在床铺上折腾了好几分钟,就好像一头野兽正在制服一头小羊羔,乔
乔渐渐平静了下来,她的眼睛黯淡了下去,渐渐垂下了眼皮,两条赤裸的胳膊刚
才一直在抗拒着明,这时软绵绵地在空中划过两道弧线,“膨”的一声落在两边。
她的一条腿光着脚落在地上,另一条也光着留在床上,拖鞋早已经被踢开了,两
条腿一动不动。看到乔乔不作声了,明这才慢慢松开了双手。

  “乔乔?”明呼唤着身子下面的乔乔的名字,“我的小美女,你怎么了?”
乔乔实际上已经死了,是被明活活闷死的。明一松手,乔乔的脑袋就自动歪向了
一边,刚才还活灵活现的眼睛这时无精打采地半闭着,无神地看着远处。明大惊
失色,他知道这个女孩很弱不经风,但是没想到这短短几分钟的挣扎就能要了她
的命。

  他把手慢慢地放在乔乔那张小嘴巴旁边,但是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气息了。刚
才那番根本算不上挣扎的挣扎没有消耗高大的明多少体力,但是这时他却呼吸急
促起来。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把乔乔杀害了。

  他从乔乔的尸体上站起身来,这一动却把乔乔的小尸体拖动滑到了地上,乔
乔穿着的干净的睡袍也弄脏了,两只胳膊不自然地扭在一起,无神的面孔贴在地
上。明赶忙把他喜欢的女孩抱起来,他用两只强壮的手把乔乔的还很温暖的身子
揽住,往床上一送。明感到乔乔很轻。

  做完了这些,明坐在寝室里,呆呆地看着仿佛在午睡的乔乔,刚才还用力挣
扎的女孩,这时穿着米黄色的可爱的丝绸睡袍,就像一朵淡黄色和白色两种颜色
的的百合花,静静地被人放在凌乱的床铺上。

  两只干净的光脚从花苞里伸直出来,两条白皙的胳膊又是那样无力地落在头
顶处,这朵十六岁的小花的头发还有一些湿,几缕发丝因为明刚才的搬动而凌乱
地贴在温顺的脸上。明一瞬间忘记了自己刚刚杀害了一个女孩子,他感觉自己就
好像身处一个安静偏僻的花房,这里只有他自己和这朵默默开放的黄白两色的小
百合花。又想到自己是那个把眼前的这只美丽的花朵折死的冒失的闯入者。

  这样想着,明慢慢平静下来,他站起身来,缓缓走到死去的乔乔面前,俯下
身子,认真地看着她的脸,明发现乔乔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水。

  ********************************

  我轻轻地拭去乔乔脸上的泪珠,全身仿佛脱了力,重重地坐在女孩的小床上,
床板的震动让身后的小身躯也随之晃了晃,我低下头,两肘撑在膝盖上,大脑一
片混沌。

  窗外传来运动会比赛的转播,可以隐约听到一片女孩子的笑闹声,也许是某
位帅哥刚打破了记录,微风吹过,窗台上挂着的风铃叮当作响,一切都这么恬静。
我喜欢的女孩就躺在我身后,可是我不敢回头。女孩的房间有一种特殊好闻的味
道,我闭上眼睛,贪婪地吸着,希望这味道能平复我急速跳动的心。

  闭着眼睛,我把双手向后伸去,入手的是湿润柔软的长发,还有光洁细腻的
脖颈,我的手在她的脸蛋上游走,温热的肌肤充满了青春的活力,相比之下我冰
凉的手才像是一具尸体!我转过身,把脸凑近乔乔的脸蛋,端详着。

  乔乔的眼睛没有完全闭上,黑如点漆的瞳孔已经扩散开来,眼角泪痕未干,
小巧挺拔的鼻子,再也不能呼气如兰了,小嘴微张着,平时略显苍白的双唇,现
在却是鲜艳欲滴,我忍不住俯下身去,捧起她小小的头颅,深情地拥吻这个可爱
的女孩。我的舌头探进乔乔的小嘴,舔舐着整齐的牙齿,吮吸着柔软的香舌,女
孩的小嘴很干净,还残留着新鲜的唾液,我忘情地吻着。

  她再也不会拒绝我了,长长的睫毛下,半睁的眼睛看着我,小下巴尖尖的,
那么平静,那么惹人怜爱。

  我扶着乔乔的肩膀,让她坐起来,两只纤手软软地垂着,小头垂在胸前,仿
佛在欣赏着自己的胸部。乔乔穿着一件米黄色的吊带睡袍,嫩滑的香肩露在外面,
顺着肩膀的曲线看下去,小小的乳房在睡袍下半遮半掩。啊,她竟然没有戴文胸!
从睡袍的空隙,可以隐约看见粉红色的乳尖。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慢慢地把吊带从肩上褪下,一对不大但是饱满的乳房像
顽皮的小兔子,从真丝睡袍下跳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仿如一对鲜嫩的樱桃,在
一圈淡淡的粉红乳晕的包围下骄傲地挺立在空气中。我把鼻子凑近,一股女孩特
有的乳香盈满口鼻,白嫩的皮肤吹弹可破,古人所说的“椒乳”也不过如此吧?

  乔乔低着头,半睁的大眼睛正看着自己的胸脯,她一定经常在镜子里欣赏着
自己美丽的裸体吧,那是年轻女孩的骄傲啊!我拿起她无力的小手,轻轻抚摸着
她的骄傲,白嫩的小手柔若无骨,指尖在白皙的肌肤上游走,逗弄着娇滴滴的乳
头,真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曾经这样抚摸过自己的身体。

  我把乔乔平放在床上,衣裳零乱,长发遮掩着面容,仿佛是累极睡着了。我
的目光转向床尾,长只及膝的睡裙半卷着,露出两条曲线圆润的玉腿,我捧起其
中一只小腿,膝盖无力地弯着,白嫩的肌肤上隐约可见细细的毛孔和短短的几乎
透明的汗毛,小腿肚在我手里极富弹性,小腿的曲线向尽头延伸,越过纤细的脚
踝,就像打了一个饱满的勾,过渡到粉嫩的脚跟,小脚丫儿向前指着,大脚趾俏
皮地上翘,其余的脚趾却害羞地低着头,修剪整齐的趾甲干干净净。

  我心中怦然一动,左手插入女孩背后,将她翻了个身,右手里握着的脚丫打
了个旋儿,变成脚心对着我了。乔乔的脚丫有点脏了,应该是刚才挣扎的时候踩
到了地上,然而灰尘掩盖不住脚丫儿白玉般的质地,粉红色的脚跟嫩嫩的,看不
到一丝老皮,脚心的皮肤白嫩得几乎透明,几条浅浅的褶皱分布在脚心上,隐约
可以看到皮肤下细细的血管,脚掌前端和趾肚一样,都是红润润的,我忍不住在
脚心上咬了一口,要是她还活着,应该痒得受不了了吧。

  在我的一番摆弄下,睡裙已经褪到了腰际,浑圆的小屁股包裹在粉色小内裤
下,羞答答地露了出来。乔乔的小内裤上竟然还有只小熊头像,我饶有兴致的用
手指在小熊脸上点了点,啊,下面就是一条小小的缝儿。

  慢慢褪下带着小熊的可爱小内,一只珠圆玉润的小PP就裸露在我面前,我把
两只手掌压在手感极好的两瓣PP上,轻轻分开凑得紧紧的小缝儿,一只粉红色的
小洞娇羞地闭得紧紧的,我凑近一闻,没有一丝异味,有的只是沐浴液的香味,
我已经面红耳赤了,乔乔如果还有知,应该已经皱起眉头,小嘴儿一扁,哭出声
儿来了吧,这可是连她自己都没有见过的地方,却暴露在我淫邪的目光下。

  我扳着肩膀,帮乔乔翻过身来,拨开盖在脸上的发丝,她却还保留着断气前
的表情,那么惊慌、无奈,却又带着一丝平静。

  我的眼睛盯着乔乔半睁半闭的眼睛,右手却滑向了她最隐秘的部位,入手却
是出人意料的光滑,我转过头一看,原来她的小妹妹竟然光洁粉嫩,一根毛毛都
没有,可怜的小女孩,本来随着身体的发育,那儿会长出一片茂密的黑色森林,
可是生命就定格在这含苞欲放的花季了。

  我的手指头在阴阜上停留了一会儿,又继续向下入侵了,而我的眼睛也跟随
着手指,肆无忌惮地进入了这块处女地。小小的阴蒂像玉雕般挺立着,湿润润的,
而侵入阴道的手指,也感到了泛滥的暖意,她在垂死的霎那,也感受到了窒息的
快感了吧。

  是时候了,窗外传来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看来运动会将要结束了。我扶起
乔乔无力的小身躯,让她软软的脖颈靠在我的肩膀上,小头向后仰着,两手提着
睡裙下摆往上拉,再握着两只手腕高举过头,解下了她身上最后的衣物。随着我
的动作,乔乔香香的发丝飞进我的嘴里,耳里,逗得我痒痒的,还是这么调皮。

  我迫不及待地脱光了自己的衣物,摸向床上横陈的玉体。热烈地吻着香润的
红唇,两手在乔乔胸前的一对软香温玉上游走,我的小兄弟已经昂首待命,急着
要突破她的最后一道防线。我掰开女孩的两条腿,一只美丽的小穴在等着我去探
幽,我的小兄弟轻轻地滑了进去,就像怕弄疼了她一样,那种紧窄温润的感觉包
裹着我,让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突然,我被一层东西挡住了,我知道,那就是女孩最后的防线,可是这防线
是多么的脆弱,我稍稍用力就突破了。啊,乔乔你一定很疼吧,对不起了,我原
本并不想这样,然而我已经吞食了恶魔的禁果,又何妨饮下那剧毒的酒液呢?女
孩的身体很轻,我把她抱起,紧贴着我的胸膛,两手握着圆润的小屁股,身体一
伸一缩,小下巴抵在我的肩上,耳际厮摩。我感受着一波接一波的快感,闻着脸
旁发丝的香味,胸前两点樱桃跳动,如入仙境。

  渐渐地,我两颊滚烫,气喘吁吁,就快要登上顶峰,我放慢了速度,两手搂
着香背,把乔乔在床上放平,低头看看,小兄弟上血迹斑斑,那是防线崩溃的惨
烈证明。我抬起女孩的两条腿,握着脚踝把腿压向女孩的胸脯,小屁股自然就向
上翘了起来。

  我半跪在床上,一边亲吻着乔乔的香足,舔舐着纤细的脚趾,一边继续抽动,
乔乔临死前的高潮留下的液体,给了我最好的润滑,我俯下身去,再次亲吻着逐
渐变凉的红唇,在一阵悸动般的快感中,我把生命的精华送进了乔乔的子宫。

  我终于得到了她,我心爱的女孩,用恶魔的方式。在暴风雨般的摧残下,乔
乔就像一朵雨打的梨花,零落在小床上,小手半握,两腿蜷起,股间落红遍地。
我找来一卷纸巾,仔细擦干净倍受摧残的小穴,再把乔乔的四肢摆正,拢起零乱
的发丝,为她盖上一席薄被。女孩静静地躺在被子下,她是那么纤弱,小身躯在
被子下恍若无物,我抚下她半闭的眼皮,现在的她就如熟睡一般,在梦中悄悄变
凉。

  关上门,我离开了我的女孩,楼下三三两两的女孩们结伴回来了,我在她们
惊异的目光中离去。我知道等待着我的将是什么命运,然而乔乔穿着米黄的真丝
睡衣,在门缝里怯生生地看着我的样子,会陪伴我走到生命的尽头。

[冰恋][乔乔的故事](重口味黑暗文大放送之八),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