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激情

架起通往明天的桥_另类小说_



             架起通往明天的桥


  字数:172016字
下载次数: 96







  1。

  葬礼结束了。

  天空是很漂亮的烟灰色。

  阴柔的雨丝,快速而又密集地打落在我身上。

  水滴,冰凉的细碎的在肌肤上跳跃的感觉,比我的脸色要活泼很多倍。
  我明明已经到了家的。把车停回车库之后,又一个人走到了街上。任凭这种不干不脆的雨,淋湿我。

  对面的街道上又有一间熟悉的带有醒目KIT银色标记的书局。我没有意识地朝它走了过去。推开玻璃门的瞬间,里面充斥着的纯白温暖的光线在一刹那将我捕捉。

  我像是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梦游的人。

  眼前是淡淡的咖啡色。

  很多很多形状各异而又保持着统一格调的淡淡的咖啡色的书架。摆满了形形色色的、各种题目各种内容各种倾向的……人类的精神食粮。

  在我大约三四岁的时候,父亲就抱着我去参观过KIT书局。当时,KIT在全日本有21间分店。现在,则有84间。

  那时的我,坐在他的大腿上,好奇地望着的大大的店堂里洋溢着的温暖的咖啡色,那种仿佛透得出香气的味道,至今都没有改变。

  「爸爸……这里是咖啡店吗?我不喜欢咖啡,我要吃冰淇淋!」

  「哈哈哈哈……」容貌稍嫌纤细的男人大笑了起来。柔和的目光里倒映着童稚的我。

  设计出那种淡淡咖啡色布局的人,就是爸爸自己。爸爸在23岁的时候就用自己的理念帮助祖父改革了KIT,他是所有人眼中的天才。

 ∩是今天……我参加了这个天才的葬礼。

  今天,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亲人……葬礼的日子。

  从现在开始,我拥有了他所拥有的全部财富。

  但我却失去了他本人。

  爸爸是因为心脏病而去世的。而20年前,他心爱的妻子,是在生我的过程中心脏病突发而死的。

  原本就是在医院相识的男女,有着同样的疾补然还要结婚。明知有危险仍然坚持要生下孩子。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吗?

  我却并没有遗传到心臟病,擁有意外元氣的身體. 我,果然是恶魔吗?
  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在一个宣传海报贴得很显眼的角落,我停住了。
  在一个圆形的挂钟状的书架上,摆放着一些新出版的绘本。

  我看到了一个名字。「水泽优」。

  我瞪大了眼睛。注意力一下子集中了起来。葬礼后一直缠绕在脑海的混乱情绪像粹然被划破的云雾一样散开。

  飞快地拿起来,打开,翻看「作者简介」部分。

  ……………………………………

  果然。

  在信用卡单据快要打出来的时候,我突然问了一句:「请问……这本书卖得好不好?」

  「耶?」柜台里的小姐微怔了一怔,随即露出笑容说:「嗯,还不错。就新人而言,这位作者的作品属于很畅销的了。」

  「切……画的什么图画书,我觉得应该是没什么人买的!」说完我就接过了已经和信用卡单据一起被包进淡咖啡色纸袋里的书,无视对方惊讶的眼神,转身走了出去。


  2。

  其实,现在的我,正处于被学校勒令停学处分的期间。

  还有一个礼拜才能恢复上学。

  爸爸刚去世。讽刺的是,我连丧假也不必请。

  谁叫我……犯了错,被处分呢……

  说起来,其实这「处分」还没有完全实现。因为校方给予的完整处分是「向水泽老师道歉+ 停学两个月」……

  道歉?

  笑,是啊,道歉……

  我还没有,向那个明明长得很年轻却一脸死气沉沉的老师道歉呢……

 —学到现在,她的课,仿佛是专门为了被我逃课而存在的。

  我是因为成绩差到绝对进不了这所名校的普通科,所以才被父亲利用人际关系而推荐进入学校的艺术科。可是我呢,是一个绝对没有艺术天份的人呢……
  到现在,我连画个铅笔画……都没有邻居家的小学生画得好。

  那天,我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父亲的秘书。我望着手机荧屏的时候就被强烈的预感刺痛了。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心脏也已一片冰凉。

  我冲出绘画教室的时候,正好迎面撞上刚要进教室的她。

  我还很负责地帮她捡起了散落到地上的东西,然后在我准备快步离开的时候,竟然被她拦住了。

  因为一直逃课,我对水泽老师的脸基本都没有什么印象。那天是我第一次那么近地看着她的正面。

  她的五官像京都人偶一样细腻,肤色白皙。戴着精致的无框眼镜。漆黑的直发及肩。一丝不苟的教职人员装束。

 ∩是她那双……比电视里演的法庭上的法官还要凌厉的眼神,真的让人超级不爽。

  当她用冰封般的扑克表情,像望着一个不良少女一样望着我,用毫无感情的语调讲出「既然今天遇到了,我不会同意你无故缺席的。」……

  她话音未落,我已经一个耳光打上去了。打在了她的左面颊。

  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不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甚至从来没有打过任何人。

  是她的眼神。

  她眼睛里面清澈得不可思议的纯洁感,将我隐匿得我以为连自己都挖堀不出了的劣等感……激发得一发不可收拾。

  事后的第二天我就被通知处分了。效率好高。不问缘由也不给本大小姐面子。
  真是有怎样的学校,就有怎样的老师。

  她……一定,很讨厌我……

  那种清高的艺术家、自以为是圣女的年轻女教师……

  我也最讨厌了。


  3。

  回到家里。

  我冲了个澡之后直接回到自己的书房。

  坐到桌前。百无聊赖地拿起铅笔在白纸上画圈圈。

  每个圈都画得好丑,怎么也画不圆。

  总觉得生活起了巨大的变化。表面上又好象一切如常。

  遗嘱已经生效了。

  我思考着,我是不是仍有继续上学的必要。还是应该立刻坐进爸爸的办公室里。先完成学业,再找份工作,这就是所谓的人生吧?既然我已经有工作了,我还要学业作什么?

  我把手伸向书桌中间的抽屉。

  爸爸说,书桌正中间的抽屉最大,应该用来放各类与学业相关的笔记和卷子。
  还说等我将来告别了学生时代就会发现,这些原本枯燥得要命的东西,其实还蛮可爱的。

  「毕竟,里面都是自己青春时期的笔迹啊!」爸爸一用力笑,就充满孩子气。
  这一点,我充分遗传到了。

 ∩惜就因为「学业相关」,这抽屉就成了我最最不常打开的一个。希望爸爸快点在天堂里找到妈妈,这样他心情大好,就会原谅我的厌学了吧。

  好,既然都不打算念书了,就把这些「青春时期的笔迹」都清理掉吧。
  反正我一直相信,自己的青春,比别人早完结。

  打开抽屉。一个浅咖啡色的信封映入眼帘。是KIT公事用的信封。

  爸爸留给我的信……吗?

  搞什么啊……做出这种偶像剧里煸情亲情戏的行为。这个纤细的男人……要走就走吧,我一点也不难过的,我也希望他早点跟老妈团聚。

  何必留什么信啊。要知道,你们的女儿是比谁都坚强……不,是比谁都野蛮的哦。非常野蛮,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没人敢欺负我只有我欺负别人的那种。
  里面有两张折叠细致的纸。

  第一张,KIT公事用的,镶有浅咖啡色花纹的白色信纸。

  「给我独一无二的掌上明珠——IMAI:

  第一,你可以搞砸学业,但绝不可以搞砸KIT哦。

  第二,记得每年都要扫墓。听不到你说话,我们会寂寞。

  第三,

  我知道你觉得自己很野蛮,不过,还是想再进行最后一次的咯嗦:如果伤害你的人就是你自己,就说明你比普通人还软弱。听到「软弱」这个词很火大吧?
  很好。请好好照顾自己。

  你的父亲:白井博贵。「

  第二张,是一张医院的病历以及住院证明的复印件。

  当我的手指触摸到第二张纸的时候,眼泪掉在了我自己的手上。

  我曾经……那样子丢了白井家的脸。可是,爸爸那个好脾气的笨男人一点都没有责怪我。只是当时,他坐在病房的沙发上呆呆地望着我,那心疼的眼神和紧抿的嘴唇,就在这一刻涌现在我脑海中。

  这是两年前的病历。我的病历。住院原因是:堕胎。


  4。

  听到门铃声的时候,我冲下楼的脚步带着近似慌乱的急切。头脑一片空白,就这样打开大门的瞬间,胸口的空虚感仿佛吸走了所有氧气。

  我看到,天色已经全黑,雨势比之前大得多。

  那个背着老土的挎包、一手撑着伞一手提着购物袋、一身深色制服的人影…
  …表情僵硬,伫立在昏暗的烟雨中。

  我的脸颊骤然撞到来自室外的寒气,丝丝的冰凉。

  「白井同学。」原来她语气平和的时候,讲话声音还是蛮好听的。

  我喉咙哽住了。心底没有任何知觉。

  见我呆在门口定定地望着她,她也没有再开口,沉默地与我对视。

  等我意识到雨丝已经随着疾风溅进玄关,才发现她身体已被方向不规则的大雨淋湿。

  「……进来吧。」丢下这句,我自顾自的转身走回房里。

  从冰箱里拿了两罐橙汁。

  然后走到起居室。

 〈到她已经坐在沙发上。

  身前的茶几上堆着她那个已经拉开了拉链的包、几个小小的购物袋。

 她正用她自己的大手帕(手帕颜色也是近乎黑色的深蓝)擦拭着自己脸上和
  衣服上的水滴。擦得很仔细很专注,我走到面前了她也没抬眼看我。

  「脸和手擦干净就行了。衣服无所谓吧,水都渗进去了,抹也抹不干的。把外套脱掉,别擦了。」我把其中一罐橙汁递过去。

  她停下擦拭,把手帕塞回包里。接过橙汁后顺手搁到茶几上。然后调整坐姿,用严肃的眼神望向我。「白井同学。我今天来打扰,是为了通知你处分取消的事,并向你道歉。」

  「道歉啊……因为你听说我父亲去世了吧?」我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露出了一个白井家家族遗传的甜美笑容。走到她身旁,坐了下来。

  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转过脸看我。

  我拔掉拉环,将橙汁送到嘴边。咕嘟咕嘟连续喝了几大口。冰凉的清甜感滑入体内。

  「是因为那天,我没问理由就阻拦了你。」

  「啊?」

  「没问理由就阻拦你。」她重复了一遍,神情依然平和,语气淡定。「是因为这个而道歉。」

  「我不接受。」我飞快的回答。又灌了一口橙汁。

  「为什么?」从这个疑问句里听不出惊讶的气息。

  「我不接受道歉。道歉这种东西,好像说出来后就可以抹煞掉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一样。」我都不知道自己在乱扯什么,好像仅仅是为了想找人跟我说话。
  「我对于『道歉』,倒有着与你完全不同的理解。」

  差点忘了,对方可是老师啊。跟她继续对话岂不是免费赠送她说教的机会?
  我凝视着她的侧脸,虽然显得冷淡,不过好细致好优美,真的像人偶一样……

  「啊,老师!你的眼镜片上还有几点未擦掉的雨水!」

  「不要紧。」

  岔开话题失败。

  她停顿了一秒,继续说下去:「关于道歉……我认为,并不是为了过去,而是为了未来。」

  「未来?」

  「是的。道歉代表着,在往后的时光就要向道歉对象给予好意。也许曾经做了失礼的事、给过对方伤害,不过道歉不是为了让已经发生过的负面的事一笔勾销,而是为了接下来要赠予对方的心意……已绝对不再是负面的。」

  因为从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我看我自己的言行,也常觉得动机不明。
  「那么……老师你会在往后的时光对我付出好意?」

  听到我如此发问,她也许是想显得不失礼仪,就缓缓转过脸,正面望着我,郑重地点了点头:「是的。」

  我飞快地吻上了她的唇。一闪即逝的轻触。

  「我是在想,你的表情要怎样才会有点变化呢?」我大胆地擅自动手摘下她的眼镜,放到旁边茶几上。

  她的表情明显已经松懈下来了。低垂下睫毛,不敢与我对视的样子。

  是我的动作太出乎她意料了吧?她今年几岁?有男朋友吗?再怎么说也是个专科院教师兼绘本作家,不可能没人气到了没被吻过的地步吧?现在的社会,就是越老土越一本正经的女人越早嫁得出去的。

  「白井同学。」她的声音显得有些微弱,

  我敏感的察觉到自己的一吻还是给她带去了些许慌乱的,莫名的得意。
  「……明天,请去学校上课。……」

  「我不会去的。」我立刻出声打断。我知道她说完请我明天去学校,接下去要说的就是现在时间不早了她该回家了之类的。

  「白井同学……」

  「我叫『白井今』。『今』,在我的名字里读作『IMAI』。叫我IMAI吧。」我把手中的橙汁一口气饮尽,把空罐子丢到茶几上。然后随意地翻看起她买的东西。

  一个便利店的袋子里装的是已经加过热的便当,现在已是微温的了。里面还有一个蟹肉口味的沙律手卷和一盒章鱼烧。第二个也是同一便利店的袋子,装的是两盒最大规格的鲜奶。第三个则是唱片店的袋子,薄薄的……

  打开。里面是一张单曲。

  仓木麻衣的「明日へ架ける橋」。初回单曲,昨天刚刚发售。

  「MAI。K的新单曲!」我一下子全身放松,笑得心花怒放,暗想自己是不是很像绊一跤就大哭大闹的孩子,一见到棒棒糖又立刻笑了出来。「水泽啊!
  你也喜欢听仓木麻衣的歌吗?「

  好像得寸进尺了,我自己都觉得。

  「水泽?!」她果然有反应了,语调明显上扬,好像在对我说「真过份」一样。「起码也应该是『水泽老师』吧?」

  「水泽啊,我可是GIZA

  FAN哦,第一欣赏的就是GIZA的皇牌仓木麻衣啦!以前她出每一张碟时,我都是在发售第一天就去唱片行买的。其实昨天也有一瞬间记起要去买这张碟,可是想到今天有葬礼,就一直郁闷着。到了今天也忘记了这件事……「
  「送给你吧。」她很自然地说道。

  「啊?」我转过头看她。

  「送给你啊。」她偏了偏脑袋,出人意料的孩子气。不戴眼镜的她,精致的五官和柔和的面部线条更能被看清。皮肤毫无瑕疵的秀丽面容上挂着静水般的表情。女性或多或少都有的爱娇与甜意,在她的气质里毫无痕迹。

  她的温柔感就是,柔软度不足,清澈度有余。

  「那我就收下了!」我对她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满足笑颜。「谢谢水泽!」
  她听到后半句,嘴角浮现出一个淡淡的苦笑。不过这么快她就放弃纠正称谓问题了,看来她其实也不是什么骨子里严酷的教师。「不用客气。等一下我回家路上会经过唱片行,可以再买一张给自己。所以,今晚我们都可以及时听到。」
  「我没有猜错哦!水泽你也喜欢听仓木麻衣吧?」

  她的苦笑继续加深,望着我的眼神也不再空洞,而是大人望着淘气小孩时的感觉。「当然是喜欢听才买的啊……」

  接下来我就不停地缠着她说话,跟她聊仓木麻衣聊BEING系聊GIZA公司。

  她果然也只是个孩子。会关心公信榜排名的、会每天都要逛唱片行每次都买一两张碟的、会在深夜独自沉溺于音乐的……都是寂寞的孩子。

  她也和我一样,买每期的J* GM、买一张GIZA出品的CD、DVD还有诗集;她也和我一样,买其它碟都可以态度悠闲,买GIZA出品的碟就会在发售前一日就开始兴奋期待;她也和我一样,觉得仓木麻衣最高,比宇多田光和滨崎步都棒多了;她也和我一样,欣赏仓木麻衣对公司的不离不弃,相信GIZ
  A总有一天可以不再只靠仓木麻衣一个人撑住销量、可以既维持音乐性又提升收
  入;她也和我一样,会独自一人去大阪看LIVE,也许我还曾经有在LIVE现场买周边的人群中与她擦肩而过……

 〈她从一开始静静地听我说,到和我搭上几句话,到气氛越来越热烈地大声发表出她自己的各种看法……还好几次露出了笑容。

 □得好高兴。

  我从来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感觉。明明开始只在聊仓木麻衣的歌而已,后来变成聊GIZA公司的现状,后来变成聊整个日本乐坛的各类音乐争锋问题,后来甚至扯到GIZA包办了音乐的名侦探柯南,猜测着下一任OP和ED会是谁担唱……

  虽然只是闲聊而已。她却给了我从未体验过的安心感和发言欲。

  我决定,以后我的任何事情,我都愿意告诉她。

  「啊,已经那么晚了……」她惊觉地低声说了一句。

  「才9点多……」我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对了,我肚子饿了!你呢?不是也还没有吃晚饭吗?」

  「是的,不过……」她把目光移到茶几上堆着的便利店袋子上。

  便当是肯定已经冷掉了。

  暗暗决定,和她一起出去吃饭吧。我只是很单纯地想再和她多聊一下。
  「我肚子饿了!我们……」我的语气像是女儿在对妈妈撒娇一样。

  我还没说完呢,她就开口道:「那……我把这些食物加热一下一起吃吧?」
  「………………好,好啊……」我不想否定她的提议。

  接下来,只见一场绘本作家vs厨房的格斗。

  等到……被加入辣酱油再重新炒热的烧鸡排便当+ 已被拆分制作成6个寿司
的原沙律手卷+颜色已经完全面目全非了的升级版章鱼丸子+利用我家冰箱里一
  个多礼拜前剩下的材料煮出的味噌汤……端上了桌……我,谨以真诚起誓,我觉得很满足。

  「嗯!我吃饱了!」我元气十足地用纸巾抹了抹嘴。冲着餐桌对面的水泽老师露出大大的花朵盛开般的笑。

  「我也吃饱了。」她目光闪烁了一下,好像被我毫不矜持的笑容弄得很不好意思。

  「谢谢你的款待!」我低了低头,算作行礼,「老师原本是买给自己的晚餐吧?结果一个人份的食物现在两个人吃了,倒也吃得很饱呢!」

  「哪里!我买的是自己今天的晚餐+ 宵夜,所以才勉强让我们两个都吃饱的吧……」她慌忙也低了低头作为回礼,「再加上,还用了你家里的食物材料做了味噌汤……所以,也谢谢你的款待了!」她再次低下头去。

  「好了啦,我才该谢谢水泽你下厨做给我吃呢!」我笑得更甜。

  那家伙,真是老实又超正经的人呢。

  我继续冲她笑着,心想自己是不是像个面对镜头就时时作出可爱笑颜的偶像艺人?忽然有点惊讶,自己竟然在一个劲的装乖巧耶……

  装乖巧……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都是因为她……

  后来,我们一起把餐后的碗盘端到厨房。

  水泽一个人洗了所有的餐具。

  因为我告诉她我从来没洗过碗。

  「平时都是谁洗碗的呢?」她一边麻利地擦拭碟子,一边随口问道。

  「爸爸……」

  「对不起。」她立刻接口,声音里竟真的涌出浓厚的歉意。

  「没关系啦……」我望着她的眼睛回答,示意我真的没有受伤。「从今以后,我必须要习惯没有爸爸在身边的日子。」

  我这么回答的时候,我自己也发现了奇妙的事情:就在她留在这里的短短几小时内,我竟然彻底地从「爸爸离开了」的这一悲伤中抽离了出来。

  她的存在,仿佛在给予我暖暖的体温。

  想到这里,不由得再度望向她的双眸。好优雅又纯净的眼瞳,流转着月色下的静海微澜一样的光辉。

  如果……她就一直这样不戴眼镜就好了。

  这时她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过视线来,与我对视,眼底温柔的鼓励无端端地就令我心跳加速起来……

  接着我听到,她用仿佛在和同龄友人说话般的语气,对我说:「加油哦!」
  「我差不多该回家了。」碗盘全都洗净、厨房也收拾整齐之后,她走回起居室。将那付无框眼镜戴回脸上,她开始整理起她的包。

  这一刻,我居然强烈地感到不舍。满脑子不断想着:如果她留在这里陪我就好了、有什么办法可叫她留下来啊……这种心情强烈到我都不明白自己挽留她有什么用。

  她一边理着包一边微笑着轻叹似的说着:「不知不觉都已经这么晚了,现在唱片店都该关门了吧……我只好明天再去买CD了,明天就能听到……」

  「那……这一张还是先还给水泽吧?」一想到她也期待着这张新单曲,我就本能的脱口而出。一出口立即后悔!应该趁机说请她留下来一起听,这样才对吧?
  我还来不及改口,她就已瞬间换上严格死板的教育工作者脸孔了,用发表声明般的口吻对我说道:「不行!那是绝对不行的。这是说好送给你的,绝对不可以收回。」

  唉唉,我投降。「好啦,我超级幸福的收下你的礼物了……」

  她的表情又软化了一点点,淡淡一笑:「因为我是你的老师嘛!」

  送到她门口时,我低着头很轻很轻很轻地说一句:「留下陪我……」

 」然传到了她耳朵里。她很快的回过头望着我。

  我不敢看她的表情。

  过了几秒钟,我听到她翻动挎包的声音。

  我抬起脸。

 〈到她从活页本上撕下一页纸,然后掏出笔在上面飞快地写了几行字。递给我。纸上写着她公寓的地址、住所电话号码、手机号码还有E- MAIL邮箱。
  我捏着这张纸,心情无法抑止地雀跃起来。这一下,脸上泄露出发自心底的难忍笑意。「水泽……」

  「起码在『水泽』后面加个『老师』吧。」她用力地拉上挎包拉链,这好像气乎乎似的动作被她做出来真是可爱极了。「我明天有很多节课,所以现在必须回去了。以后,想找我聊天的时候就联络我。不过要做好被我抓住补课的思想准备。」

  「水泽!先等我一下!」我转头冲向楼上,飞快地跑到自己的房间,把今天买的那本水泽的书拿了下来。

  「这个……」她板着脸看着我手中的书,目光却飘来飘去,明显还是害羞了。
  「这是我今天买的!」我调整了一下呼吸,开心地说道,「来,签名!」
  「签名啊……」她喃喃重复了一句,拉开挎包拉链摸了半天,掏出了笔。
  我一把抢过她手中的笔,然后翻到扉页,在上面帅气的签上了:白井今。旁边再画上大大笑脸:^_________^

  再用少女最爱的花体字紧接着写上:IMAI。

  「这本书是我今天买的!虽然是老师自己的作品,不过,现在可是签上了K
  IT现任社长兼超级野蛮超级睿智超级可爱无敌美人——IMAI大小姐的名字
  哦!很珍贵的,绝无仅有!作为水泽你今天送我CD的回礼,送给你!「
  「…………」她接过书,塞进包里,拉起拉链。做这几个动作时她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我,一直怔怔地凝视着我的脸,镜片后的眼眸里流露出柔和的感情色彩。「白井同学,谢谢你的礼物!今天打扰了。晚安!」

  「嗯。晚安……」我把她的笔也递还给她。

  她好像忘记了有笔借我这回事一样,惊觉地接过笔,又手忙脚乱地把拉链再拉开,把笔塞进去。早知道之前放书时拉链别急着拉就好了嘛。

  笨拙的一面,在她身上体现出来的……也可爱极了。

  当天晚上,我没有把她给我的那张新单曲拿出来播放。

  我想等到明天。

  明天。

  我想等到明天她再去买回一张之后,我再和她一起听。

  喜欢相同的音乐。我想与她,在相同的时光里,分享。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上一篇:

下一篇:
架起通往明天的桥_另类小说_,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